2014年05月22日

我的旅行,遲早也會開始

張小憫說過,真的喜歡一個人,就應該還會喜歡她十年後的樣子(已經第二次提到了吧)。十年過後,我還健在的話,也不知道會有怎樣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或許會成為一個呵護妻子的丈夫,成為一個保護孩子的父親,成為我現在的家庭和我以後的家庭的唯一依靠,又或許,十年二十年過後,我還是我,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一個人,始終一個人,不一定是因為等你,也許還有一些寧願孤獨的原因。我不知道該如何承諾喜歡一個人長達十年或二十年之久,要對一個人做出如此曠日持久的堅持,這實在是很困難雪纖瘦

真正的喜歡一個人,如果懂得把握一個尺度,喜歡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事,在我還知道你心裡裝有別人的時候,不會強行的把自己塞進去,不會插手你的幸福。我會做一個局外人,看你,看你們在一起就已足夠,在錯誤的感情裡,就像兩個人拉著緊繃一觸即斷的橡皮筋,受傷的總是不肯放手的一方,而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不能放手的,痛了,就自然會放下。再給我一點時間,十天半月,十年二十年或者更久一些,讓看見你幸福美滿,讓我看見有陽光照在你微笑的臉上,這樣,當我開始一個人的旅途的時候,便沒有什麼好牽掛的了,我不覺得我對於擁有抱著如何強烈的爭取態度。

你始終不是一個甘願停留的人,我也會離開呆過的地方,離開喜歡過的人,我越來越想去世界上的很多地方。記得三毛說要一心去撒哈拉,荷西說你總是東奔西跑的,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在一起,在荷西想來,唯有跟著心愛的三毛東奔西跑才能把三毛留在身邊,於是他跑到撒哈拉上等三毛,結果和三毛結婚了,荷西苦戀三毛三年,三年過後,當他擁抱著心愛的三毛的時候,心裡面是何等的滿足。想想自己,也才喜歡你不過將近兩年而已,兩年不到的時間,有時候覺得十分漫長,有時候彷彿隔世雪纖瘦

荷西的堅持,最終把三毛感動了,有那麼一個人願意等待三年,三毛是幸福的,三年的等待換來一生的相伴,荷西也該滿足了。

  那麼我呢?

  我們呢?

  你們呢?

記得你說過,你們是多麼的不容易,我知道你們這幾年來的舉步維艱,我知道我只能向你們抱以真誠的祝愿,我不能破壞別人的幸福,我自己也不具備破壞的能力,我沒有有過代替他的惡念,王子能給的,騎士永遠給不了,他是你值得託付一生的王子,我是一個只想要保護你的騎士。

不管怎麼樣,不管誰會忘記誰,再大的遺憾都只能停留在它發生的時間裡,春天萬物復甦,青蛙歌唱美人魚重生,公主和王子過著幸福的生活,在公主選擇王子的時候,騎士就只能離開。

我覺得沒有什麼遺憾是一輩子的,這麼多年來,這麼多人從我身邊走過,一面之緣的和一道起起落落的,忘記的和念念不忘的,所有的出現,最後都會消失,我的旅行,遲早也會開始,一個人也好,兩個人也罷,我會出發的,我要去海邊吹風,去每一個有陽光的地方排毒方法
posted by cocolung at 17:05| Comment(0) | 是不是幸福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5月14日

成功來自於堅持。

隱約間,感覺電視里傳來一陣馬頭琴的聲音,那樣悠揚、遙遠、蒼涼。
  
點上一支香煙,讓裊裊漂浮的煙,承載著思緒,隨著琴聲,漸漸地、漸漸地,越飄越遠,越飄越遠!
  
人生短短70年,七分之三是用來學習的轉讓生意
  
那是生命的花季,每天像鮮花一樣的綻放著。從學校到學校,那些清純美好的歲月,在激情澎湃和幻想中交織。從童真的天真爛漫的純潔到少不更事的情竇初開;從懵懵懂懂的無知到豪情萬丈熱血沸騰的理想青年,為了夢想和理想,在學海書山中,艱難地跋涉。到了走入社會大學,理想與現實發生了猛烈的碰撞,理想被現實擊的粉碎。失敗、挫折、惶惑、苦痛、迷茫,如狂風暴雨般一股腦劈頭蓋臉的襲來。於是,在經歷了許許多多、起起伏伏的磨練後,漸漸地開始學會了圓滑,世故,現實。失去了激情,卻變得圓滑;少了幻想,卻多了踏實;少了清純,卻多了世故;丟了理想,卻撿到了現實。在物慾流的社會歷練中,在一次次的思想的調整下,年少時的夢,逐漸地消失、淡忘。思想和行為,漸漸地被規範到世俗的軌道上。
  
  七分之二是用來成長的。
  
這時候的人,開始真正懂得生活為何物了。很多人開始按部就班,為了生存而活著,因為他們沒有選擇,只有好好地朝五晚九,才能拿到那份薪水,過上平靜而淡薄的日子。有的人還在拼命地努力,想盡各種方法,為自己的夢想而努力,大部分終究要碰得頭破血流,因為社會只會青睞少部分上帝眷顧的人,最後,在失意和沮喪中,渾渾噩噩地走向老年。有的人不停的跳來跳去,努力尋找適合自己的路,光陰荏苒,在尋尋覓覓中流逝了歲月,驀然回首,只剩下老去的芳華Pretty renew 美容
  
  有人說,成功來自於堅持。又有人說,堅持走在錯誤的道路上,那是固執,是愚蠢。可當我們在K暗中摸索,在沒有看到黎明前的曙光的時候,誰能說自己走的路是對的。而且,在匆匆忙忙的道路上,有多少人記得,什麼是自己真正想要的?
  
  什麼是成功?什麼是幸福?
  
  有錢有勢就是幸福嗎?前段時間遇到一戰友,應該說混的還不錯,經過幾十年打拼,也算是功成名就。可他自己卻說:沒意思。僅僅三個字,卻是那樣的意味深長。也許倉促間一路走來,還沒來得及想,人生就已經定型了,回過頭去看,卻發現那並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青少年時候的理想和夢幻,早已經變得支離破碎,甚至了無踪影。
  
  最後七分之二。
  
這時的人生已經像凝固了的雕塑無法改變,除非有來生。看著鏡子裡滿臉的溝壑和斑白的兩鬢,回首往事,總會在回憶那些流逝的歲月和自己走過的路。那些年輕時思想裡的星星點點,在清茶淡淡的香味裡,早已經漸漸地在人生的旅程中飄逝而去。那些美好的愛情,理想,追求,信念,早已不知所踪。在那凡夫俗子的面具下,多少的酸甜苦辣,個中滋味,也許只有自己才能知道。而隨著年齡的搨キ,時間已經成為了奢侈品,面對倉惶的人生,珍惜和回味,成了最後的夕陽Pretty renew 美容
posted by cocolung at 16:27|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5月07日

仍記得很多年前的那個午後!

奶茶,這樣一個固執到偏執,偏執到癡狂的女子。於音樂,飛蛾撲火的狂熱。於愛情,不死不休的執著。她的愛情,鋪天蓋地,洋洋灑灑,整個世界都看得到,可又有多少人是真心是為她祝福的?又有多少人不是轉身後對她嗤之以鼻?即便她知道在最無可能交集的兩個人面前,談愛情似乎是最最可恥的。可是呵,愛情來了擋都擋不住,想必這樣一個女子注定是要為愛而生,為愛而狂的。apartment for rent
 
 
韶華易逝,光陰滾滾而過,仍記得很多年前的那個午後,她是以怎樣的姿態觸動了我。那時的我,剛剛結束一段感情,鬱鬱寡歡的我極欲躲避每一個喧囂之處,於是拖著沉重的腳步走進了書店,在隨手翻閱的一本雜誌裡,我邂逅了這個女子。才知道在那一刻,原來世界上還有於我如此同病相憐之人,甚至比我更憂傷,更落寞,更偏執,更狂熱。在那一刻,我的一己之悲和她浩浩蕩蕩的憂傷相比,似乎沒有了一點意義。我開始找到了排遣憂傷的理由,而後那些纏繞著我許久,紛亂而又矛盾的心結,也開始逐漸明了。
 
 
我開始更多的關注著這個突然闖入自己的世界的女子,似乎整個青春都與她纏繞在一起。這個女子,一路高唱著自己的愛情,轟轟烈烈,不死不休,抵死纏綿。她愛到荼蘼,​​她唱到歇斯底里,她不計前嫌,她不問後果,她用心吶喊自己的青春,她用音樂承載著自己的靈魂。這是怎樣的一種愛?又是怎樣的一種痛?Touch Monitor
 
 
想為你做件事/讓你更快樂的事/好在你的心中/埋下我的名字/……你看,她愛的那麼卑微。即使光環縈繞,名聲遠揚又如何,她也只是凡人,她想要的無非只是愛情裡卑微的一席之地,可是呵,這一切卻離她遠隔幾個世紀的距離。otterbox commuter
posted by cocolung at 13:08|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5月05日

那是的我们家裡苦!

父親說他念高中時,家裡苦,帶菜吃飯總沒有什麼菜,基本是青菜與鹽菜,菜裡的豆油很少很少,一次他考試考得相當好,老師家訪表揚了多次,他父母第二天起早排隊買了一大塊板油,熬成脂油渣,和黃豆一起炒,最後放鹽菜,那個香父親至今沒忘,去校時他母親把菜放進了陶瓷罐,他帶了幾年的菜罐,高高興興走去學校,半路由於饞得鬧心,於是拿出一塊放在嘴裡吃,因為好吃,他走一段吃一口,也許是開心而分心,跨一條溝渠時,把菜罐跌碎了,看著地上的沙土與碎片,父親不知如何是好,心疼得直掉眼淚,最後把布書包裡的書倒出來,撕了兩頁書襯底,用手把菜撿起來,放進包裡帶到了學校,由於沒了罐子,又被發現帶有油膩的書包,被他父母罵過幾次,但他始終沒敢告訴是偷吃跌的,並還撕了書。Voting System

而我進入高中,也住在學校,那時學生是可以帶菜蒸飯的,星期天下午,父母就把大搪瓷杯洗乾淨並倒放在那兒,等我回校時,就幫我把菜夾進杯子,用網袋扣係好,順便給我五元錢,經常囑咐要放放好,當心點,這是一個星期的費用。

高三某天的星期一上午,我怎麼也找不著要用的試卷,肯定是忘在家裡了,下午老師上課是要分析的,沒辦法,一放飯,我急急乘車回了家。iphone 3gs cases

到家時,大門還關著,從場上的什烙可以看出,父母還在田裡沒回來吃飯。我看四周沒人,急忙從窗台口的單磚下摸出鑰匙,進了門。翻找到考卷,非常高興,立即開鍋,從鍋壁的溫度,我感到飯是早上就燒好,已不太熱。裡鍋的湯是昨天剩下來,下田前再熱的。
我盛好飯,打開竹櫃,一盤鹽菜還沒動,兩塊肉在最上面,我急忙夾起一塊放進嘴裡,扒口飯吞了下去,又伸了一筷,伴著大口飯,第二塊肉嚥下了肚,那滋味真好,比蒸的飯好吃多了。吃了幾口,我又盯上了鹽菜盤,找肉吃,夾起一筷子,沒有肉,又夾一筷還沒有,不可能,我扒開一側沒發現,換一側還沒有,尋遍整個盤子,始終沒發現還有第三塊,我驚呆了,喉頭隱隱如刀割般難受。cloud iaas
posted by cocolung at 13:36|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