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6月26日

人,有時真的很莫名其妙

 這樣的夜這樣的心情自是睡不著,我傻呆呆的看著車窗外,雖然外面K漆漆的,只是偶爾有些星星點點的燈火,什麼都看不到,可我還是固執的就那樣看著,車廂裏很悶,看著外頭濕漉漉K漆漆的夜幕,心底裏有那麼一絲風、感覺那一絲風夾雜著一絲清爽的空氣在流動。
   人,有時真的很莫名其妙,而我更是個很莫名其妙的人,在苦悶裏行走,看似那麼的堅強,看似非常非常的固執,可裹在重重鐵殼下的那份柔弱又有誰會看透誰會看懂呢?!otterbox reflex
   就那樣恍恍惚惚的對著一路的夜幕胡思亂想著,迷迷糊糊的,五點多鐘的時候車到了玉林車站,因為晚上沒有南寧直接到陸川的火車只能先到玉林再轉車回去。
   走出車站,冷風迎面吹來,我打了個寒顫。玉林,這個我曾經呆了五、六年,留下了最美好的時光和許許多多記憶的城市,此刻,它還沒有睡醒,看上去是那麼的安靜。
   車站這邊是老城區,沒有什麼大的變化,差不多還是當年的舊貌,這老城它就這樣安靜的臥在冷風細雨了,我用我的心去擁抱它,卻抱到絲絲涼意。gifts for women
   那些微暖的美好記憶啊!我很惦念很留戀,可它被時光的流水沖刷得太久太久了,再次觸碰沒了當年的那暖意,品不到那酥心的甜與美,倒反添了淡淡的苦澀與無奈。
   我坐在冷冰冰的鐵椅上對著雨夜,對著這熟悉又陌生的城市發呆。
   耳邊,一個聲音突然問:“大姐,你是在等人嗎?”
   我愣了一下笑笑說:“不是。”
   “那你是在等車咯?”坐身邊的姑娘再次問。
   我只好再次笑說:“也不是。”
   “那你出了車站不走再這幹嘛呀?”姑娘不知道是無聊還是好奇心太重的緣故,好像非要問個明白才甘休的樣子。
   我只好耐著性子再次笑道:“我在等天亮,現在才五點多鐘太早了,我不好去打擾人家,所以在等天亮。”
   “哦,這樣啊!那你知道這車站附近哪兒有粉店嗎?”姑娘問。
   我站起來看了看,指著東南角落邊說:“那兒就有一家牛腩粉店,你要去吃粉嗎?”
   “哦,謝謝!”姑娘站起來往那邊走,可很快就停了下來,定定的站在那兒。
   看著那姑娘靜靜的站在那兒許久都不動,我終於忍不住走過去問:“你不是想去吃粉嗎?幹嘛不去?”baby carriers
posted by cocolung at 11:01| Comment(0) | 什麼變了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6月18日

生與死的距離

說實話,蕭紅的這本並不長的傳世經典《生死場》我看了好久也沒讀完,壹直停留在第八章就沒再讀下去了。不是寫的不好,而是寫的太好。每壹章,每壹個人物,每壹個日常生活場景都有不經意間絞痛心臟的點。它比之於《呼蘭河傳》,更見作者深厚的功底;較之《小城三月》,更震撼人心。生,死,多麽讓人敬畏的字眼,可是在生死場裏,生死變得如此卑微,農家無論是菜棵,或是壹株茅草也要超過人的價值,讀之不禁叫人脊背發涼。

蕭紅為《生死場》創作的封面:半K半紅的圖案。在經典的男性批評家看來,觸目驚心的紅色是人民的鮮血;而在女性批評家看來,那是女人分娩生產時流的血。在第八章鬼子進村之前,民族主義還沒上升到主旋律的高度,全文的主題主要放在對女性身體的解讀 婚礼之行-蜜月度假

在不正當的男女關系中−−成業和金枝在草叢的私會開始,女性的身體出現變化,同時連帶著羞恥、辱罵、焦慮以及恐懼。當金枝知道自己懷孕後,“她抽扭著說:‘娘・・・・・・把女兒嫁給福發的侄子吧!我肚子裏不是・・・・・・病,是・・・・・・”,金枝媽到這時節更要打罵女兒了吧,可是並不是那樣,“母親好象本身有了罪惡感,聽了這話,立刻麻木著了,很長的時間她象不存在壹樣”,“她又想說,但是淚水塞滿了她的嗓子,象是女兒窒息了她的生命似的,好象女兒把她羞辱死!”在極度痛苦和屈辱中,金枝生下了女嬰,但不到1個月,她的父親成業認為她們母女倆拖累了自己的生活,竟把自己未滿月的女兒活活摔死。原本屬於人的本能歡愉的男女關系因這女性身體的變化及詛咒而籠罩了壹層苦難的陰霾暗瘡印

月英,曾是全村最美麗,最溫和的女人,可是壹過門就患了癱病,“起初她的丈夫替她請神、燒香,也跑到土地廟前索藥,後來就連城裏的廟也去燒香,”可是病情非沒有好轉,反而每況愈下,後來做丈夫的覺得自己責任盡了,就開始咒罵她,不給她水喝,不給她飯吃。就像《呼蘭河傳》裏的小團圓媳婦,活生生的被請神燒香的巫婆折磨死了。活著對月英來說已成為壹種折磨,這是怎樣的苦痛才能讓壹個青春年華的女人只戀死,不戀生。《生死場》對舊農村女性悲慘奴隸生活深刻描繪讓人讀著觸目驚心。

在鄉村,人和動物壹起忙著生,忙著死。墳場是死的城郭,沒有花香,沒有蟲鳴;即使有蟲,那都是唱奏著別離歌,陪伴著說不盡的死者永久的寂寞嬰兒背帶

posted by cocolung at 16:48|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6月12日

古人說的知天命的日子到了

 父親不受人尊重的理由很多。固執是首當其衝的一個,暴躁屈居第二,忝陪第三的,則是為人父而不盡責。不能再往下排了,做兒女的,總得給父親留點臉面。
  但我還是想違背一下做兒女的原則,Neo skin lab 好唔好細說說父親的不是。
  就從父親的固執說起吧。父親的固執,使我們一家人的生活,一再跌入生活的低谷。從我記事起,我們一家就生活在貧困交加中,好在那時大家都窮成一個模式。不敢想,一想那日子就被抽去了精氣神。
  父親當過不到一年的生產隊長,不是他多有能力,而是他除了勤扒苦做,還會憨吃苕幹,幹活不惜死力的那種。隊員們本以為,找了一個不偷懶的人當隊長,幹活時可以少背上一個人的活路,孰料,父親以自己的苦做苕幹要求所有的隊員向自己看齊。
  五個指頭伸出來是有長短的,鄉下有句老話,吃不過人是各人的飯碗,做不贏人是各人的手段。吃不過父親也做不贏父親的隊員們就使出手段,把父親的隊長拿了下來。
  人生的輝煌至此結束,父親是不甘的,好在生產隊很快解體,包產到戶,父親對家裏生產獨行專斷。結果是,高產雜交稻進入農村五年後,父親才接受這個新生事物,這是以家庭經濟五年入不敷出為代價換來的。
  一步落後步步落後的父親被兩個哥哥沖天的怨氣拉下馬來,大權旁落。
  那時他才五十歲,古人說的知天命的日子到了。
  父親沒有知天命,也沒有順應天命,他的脾氣無端暴躁起來,沾不得酒,一沾酒就吼叫咆哮,為此嚇哭了幾次哥嫂剛出生的孩子,哥嫂口中就有了微詞辦公室文具, 不僅分了家過,還不讓他帶孫子。沒見識過父親暴躁脾氣的村裏人很意外,在他們眼裏,父親是個和善的人,樹葉掉下來都怕砸了頭的那種。
  父親是個懦弱的人,他在家裏的暴躁,是要掩飾自己在外面的懦弱。明白了這點,我深為父親悲哀。
  可惜,這種悲哀的日子老天爺都吝嗇著,不願意多給我幾年。
  一向以勤扒苦做憨吃苕幹的父親過了六十以後,做不贏一個人,也吃不過一個人了。
  先是心臟有了問題,再就是腿腳,腫得像牛膝。請醫生看了,說是年輕時做得狠了,靜脈曲張導致,用了藥,腿不腫了,那血管卻嚇人地暴起,我臆想,是不是父親的暴戾之氣都鑽進血管裏潛伏著了。
  這個時候的父親,脾氣已經難得地溫和了,醫生嚴重警告過,想多活幾年,就少發脾氣,他的心臟比家裏餵養的肉雞強不了多少,承受能力極為脆弱。父親親眼看見一只肉雞因為隔壁人家辦喜事,一個響炮嚇得當場死亡,連撲棱一下翅膀掙扎的意識都沒有,父親當時臉就白了。
  我是在父親臉色真正白如錫紙時趕回的鄉下。名義上是護理,心裏卻是擔心父親突然就上了路,父母在不遠遊這類古訓不遵也就算了,病榻前總得有點盡孝的模樣吧瑪姬美容集團呃錢
posted by cocolung at 11:38|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6月03日

多少夜間行車的經驗

   學會開車之後,平常很少在夜間“動”車,除了非開不可,所以並沒有多少夜間行車的經驗。但九月份由於工作地點的改變,離家遠了許多,每週有兩天晚上都要八九點才能下班回家。

 工作單位靠近涪江,雖說仍在城區,但還是稍嫌偏僻了一些。離公車站也還很有一段距離,加之單位周圍的拆遷,路也沒有修好,一下雨就是一路泥濘,車身 也自然滿是泥漿,仿佛是在山區的土路開車似的。後來得之單位有車接送,本身也想乘坐,但有幾晚上下班稍早點,那時又不好趕車,所以只好免為其難,每天開車 上下班了Maggie BeautyK店

 通常情況下班後徑直奔向車子,坐上車,打燃火,開啟近光燈,倒車三五米左右,然後向前右轉,拐兩個彎便上了河邊的路口。

 天當然早已經漆K一團了,道路上車來車往,都開著醒目的車燈,在K夜中招搖著前行,或快或慢,全然不理會我似的。為了不讓過往的車因我的車燈感到晃 眼,我只打開了近光燈。等到合適的時機,我才緩慢地打右轉向燈;如對面沒有來車,我會稍加速地轉彎,迅速地將車身擺正到自己的行車道上Maggie BeautyK店

 路不是很ェ闊,大致相當於兩條車道的距離。有些時候,對向沒有車來,這時我會打開遠光燈,稍用力“點”一下油門並保持著同樣的力度,漸漸車子速度快了 很多。同時將身子坐正,或者略向前傾一點,眼睛緊盯著車窗的正前方略向右的方向,用餘光注意著右側,生怕在K暗中竄出行人和電動車來,因為有些行人是不講 規矩的。

 那一天,我駕駛車輛正常行駛著,大約100米開外,對向車輛至少三五輛車開著耀眼的遠燈光,黃澄澄的色澤,刺眼的太陽光一 般,簡直有些放肆地直逼我的 車而來。緊接著又散開來,繼而彌漫成好大一片“光團”,我眼前一陣目眩,幾乎什麼也看不見。最前面的那一輛絕對是經過改裝後的燈飾,自然更是牛氣沖天,雪 白的一大片光圈亳不客氣地掃過來,仿佛要將我的車吞沒似的,完全湮滅了整條狹窄的道路。看到這種情況,我下意識地閃了兩下遠光燈,提醒對面的車能變換為 近光燈;但過了好幾秒,對方根本沒有任何回應的動作,依舊霸道地亮起讓人厭惡的強光。不得已,我將車速降到二十碼左右,右腳放到刹車上,做出一副隨時準備 停車的架式。冷不防從車右側又“射”出一輛電動車,一溜煙將我甩到了後面。漸漸地,只覺得眼睛有些酸痛,而且這種程度是越來越重。我很快地眨了眨眼,但眼 睛的刺痛感並沒有多少減輕Maggie BeautyK店
posted by cocolung at 18:22| Comment(0) | 什麼變了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