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9月26日

家家戶戶還是靠分點可憐的糧食過日子

七十年代初,那時生產隊還是大集體,家家戶戶還是靠分點可憐的糧食過日子。我家屬於自己支配的土地只有半田地,就是每天喝稀飯糧食也不夠吃,所以糧食對於我家來講就是金子般的珍貴。那天我出生時,正巧趕上生產隊分山芋(紅薯),一點點的我也算得上一口人了。於是,我大大(爸爸)立即把我出生的消息傳遍整個村莊,當然也傳到了生產隊隊長、會計的耳中。他們除了對我家表示祝賀之外,決定分一大堆山芋給我家。頓時,我家院子裏山芋堆得像小山救世軍卜維廉中學。你看把我家人樂的,比我來到世界上還興奮。鄰居們都紛紛前來看熱鬧,那時男女老少都在家,沒有出外打工的事,不一會,我家十來平米的小院擠滿了人,看似是來看我的,其實眼睛都盯著院子裏的那一大堆山芋。装轣A嫉妒……他們都在懊悔這關鍵時刻沒生個孩子。我奶奶是個最善良的人,她除了忙著照顧我媽還有我之外,還安慰鄰居們說:“下次分糧食,你們家生孩子也能趕上。如果糧食不夠吃,可以來我家借,我二話不說!嘿嘿嘿......"
  就因為我一不小心出生,卻改善了一家人的生活。嘿!就這一年沒問別人家借過糧食,日子真好過啊!漸漸的,我由出生時的四斤重長到十幾斤、幾十斤,一家人對我格外喜歡,因為天性老實,從不給家人添麻煩,從不爭吃爭穿。
  我沒上過幼稚園,那時我們村只有小學。學校離我家只有二百米遠,每天都是自去自回,調皮的哥哥也不帶著我,即使這樣我也不感到孤獨與害怕。表面看似柔弱的我,其實內心比任何人都強大,但別人沒發現這一點,大家都公認我是典型的老實頭。
  由於我大大的思想開明,女孩也該念書,於是我繼續念初中。不像別人家不給女孩讀書中港快運,都說女孩念書沒用,以後還是別人家的人。可大大說:“丫頭,你能念到什麼程度就念叨什麼程度。”他也沒打算我以後有多大出息,就是讓我識字多一點罷了。咦!1988年中考,我竟然考上了師範學校!這是我家人預料之中的事,因為我是苦出來的。又一驚天動地的事發生了。這下全村人都炸開了鍋,都不敢相信小村子裏還出了個金鳳凰。因為我是我們村第一個考上師範學校的學生,又是個女孩,當然很稀罕啦!直到我真正去師範學校讀書了,小村子才逐漸恢復了平靜。
  師範畢業,我被分配到鄉鎮中心小學教書,工資一百多塊錢,父母的養育之恩終於得到了回報。工資定時交給家人買肥料、種子等,再也不用問別人家借錢了。似乎我家因我拿錢真的和別人家不一樣了。媽媽很低調,從不R耀自家閨女,可大大無論在哪都提起閨女拿錢的事,也不知別人煩不煩感,總之就是為我驕傲,為我們這個家自豪瑪姬美容
posted by cocolung at 13:06|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幸福往往是短暫地

她和他就讀於同壹所高中。她的班級在二樓,他的在壹樓。或許是那天陽光太過燦爛,在東邊窗戶本瞇著眼睛享受陽光的她,突兀的被他闖入了視線,逆著光的他無疑是讓她的心跳突然間亂了。於是後來總是尋找著他的身影,操場上,樓道間,甚至任何可以看到他的地方。他身高看起來壹米八五左右,皮膚很白,鼻子比她見過的外國人的還要好看,總之是男神臉。體型偏瘦。

是的,她暗戀他。她只想在遠處看著他,就很開心了。他是很冷的壹個人,給人的感覺是不好相處的。就這樣從高壹到高二,看到他身邊沒女生圍繞是那樣開心,每天看著他,她感覺每天的陽光都是那麽溫暖。唯壹可惜的是他不愛笑。高二開始分科,他依然在原來的那個班,她也沒變只是報了特長畫畫。時間越長,她甚至想每天更多的見到他,每次下課都從他們班走過假裝不經意的路過,看看他,有時,他在學習,有時在聽歌,有時在曬太陽。

她就這樣關註著他,可他甚至不知道她的存在。她以為他是不會笑的。直到有壹天她路過他的班級,看到他對著他後桌的女生笑的如此開心,還寵溺的彈那個女生的額頭。心酸與難過不斷的在心底蔓延。那個女生瘦瘦的,短短的齊劉海,頭發帶著點陽光的顏色,臉小小的,皮膚白白的,個頭不高不矮,看起來很清秀。看起來也很普通。再後來,她甚至想忘了他,因為看他對別的女生笑,她很痛苦。可是卻忘不了。依然忍不住去看他。慢慢的,她心疼他。

看到他後桌的女生經常看著窗外的天空發呆,他會偷偷的看著那個女生發呆,有時候還會故意欺負那女生,而那個女生表情呆呆的,眼神淡淡的,好似什麽都不重要。有時候,他會給那個女生講題,還會罵笨蛋,甚至逗那個女生笑,可後者永遠是迷惑而淡然的神情。有時候不知道他說了什麽,那個女生的表情變幻的很豐富,而他會哈哈大笑的直叫有趣。徹底顛覆了他在她心中冷漠的作風。她想,就這樣慢慢習慣吧。

很快,高三就快畢業了,她通過同學知道了他報考的大學,也報了同壹所大學。到大學,她依舊暗戀著他,後來在校園網上發現了他,開始和他聊天。說到他什麽時候會在哪會幹嘛,他很好奇,於是她坦白了從高中到大學暗戀他的事實。因為暗戀,所以關註。再後來她如願和他在壹起了,2013年,他為她策劃了壹個跨年表白,在學校的天臺上,有煙花,蠟燭及壹大束玫瑰花。她在那壹刻,是幸福的。

幸福往往是短暫地,後來她和他說了分手。而他也沒挽留。是否相愛彼此是可以感覺到的。其實,倆人分手後。他給高中時的那個後桌女生發短信說:分手了很難過,就算是因為感動而在壹起,也不曾後悔過。她是個好女孩。值得更好的。那個流年,誰卑微了誰的愛情?
posted by cocolung at 12:12|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9月03日

就讓我壹個人傷悲

坐在空蕩蕩的房間裏面,放壹首安靜的歌曲,然後單曲循環,霎那跌入回憶的漩渦,心中突然有壹種悲哀的感覺,安靜的徜徉在夢境般的流年裏,緬懷那些早已消散的往事,曾經以為自己,已經找尋到那個遺失的美好,後來才知是我太過天真,那份美好我不曾擁有,或者從來都不屬於我,那些不為人知的落寞和心酸,時刻在空蕩的房間回旋,寂寞的心又開始掙紮,卻找不到壹個排解憂愁的方式,或者寂寞也是唯壹對的選擇Dr Max教材

我已經習慣在這樣的夜晚,壹個人聽著憂傷的旋律,壹個人的世界裏,打著憂傷的節拍,於自己的影子在寂寥的K暗中,守壹場花開的寂寞,候壹幕光陰的輪回。曾經的故事,曾經路過的妳,我生命中的那些風景,那些快樂,都演沒在無情的歲月裏,我們壹直在遇見,卻也壹直在漂泊,只不過是壹場孤獨的旅行,細數往昔那些舍不得,那些放不下,歷經滄海滄田,來不及留戀,來不及守護,已經化成壹聲聲無奈的嘆息。

我想人生最大的遺憾,不是遇不到壹個懂妳的人,而是遇到了,卻無法擁有,那種失落,仿徨,心疼或者只有自己可以體會,很多時候,我都是靠著回憶的力量,來給予自己壹份堅持,假如沒有記憶的支撐,我不敢想象,自己會是怎樣的孤獨與無助?

我是壹個感性的人,我的情緒和感觸總是那麽多,我無法改變這樣的自己中港快遞,我習慣與寂寞為伴,破碎的流年裏,與文字為友,蔚籍自己不羈的靈魂,我心裏很清楚,那些丟失在彼岸的曾經,已經再也尋不回來,留下的只是壹地的薄涼。

我在想,假若人生不曾相遇,我將不會是現在的我,假如我們不曾遇見,我的靈魂還會不會繾綣在記憶的世界裏掙紮? 拂過記憶的帷幔,在這深沈的夜裏,與思念糾纏,只因此情已入骨,不是我喜歡寂寞,而是因為妳才寂寞。

歲月如風,我們的生命中有太多的銘記,也有太多的無法割舍,我徘徊在時光的路口,我卻茫然無措,我不知道我該將心擱置或寄存哪裏?再也沒有勇氣去撥打妳的電話,也沒有勇氣去打聽妳的近況,因為我知道,我沒有資格,盡管我那麽深愛,我的淚再壹次模糊了雙眼,寂寥的夜,就讓我壹個人傷悲,壹個人體會這種寂寞無處躲藏的滋味吧雪纖瘦
posted by cocolung at 13:11|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