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4月22日

溫度的褪去以後

留戀。傍晚時分,夕陽西下,沒有任何炊煙,沒有任何的喧囂,沒有任何的叨擾,只那一片橙色光輝,淺淺淡淡的灑在窗戶上,如灰塵般靜靜的躺著,也沒有一絲的聲響,似乎時間已經停止不前、不再流逝。於是,連我的呼吸也靜止了。咦,那一抹紫色的倩影是何物?是單相思,還是對舊情的眷戀?依依不捨的立在窗臺,倚手企盼誰人的歸期?“陽光下的我懷念你,等待著你的歸期”,恐怕就是如此了。輕輕拾掇起這杯小小的紫色的沙漏,上面已經佈滿細細的灰塵。是啊,許久不再把玩它了,就連這一紫色的倩影也依稀模糊了。沙漏的杯身有點涼,一番順手翻轉,紫色的流沙從上杯刷刷的往下杯裏快速的滑動著。下杯的杯壁,還有我掌心的溫度。就連你這本沒有感情的靜物,也會追逐掌心的溫度嗎?它下落的速度是那麼的驚人,似乎不敢錯過一絲與溫暖接觸的機會。只一小會,上杯的流沙已經完全注入下杯。可是,為什麼我聽見了那些在下杯裏靜靜躺著的流沙在默默的歎息、輕聲的啜泣?是嫌棄自己跑得不夠快,夠不著那已經褪去的溫暖嗎?原來,流沙滑過,是在追逐杯壁的溫暖,當附在杯壁上掌心溫度的褪去以後,小小的流沙在這大千世界,還有什麼可以留戀的呢?
posted by cocolung at 10:59| Comment(0) | Dermes Review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4月17日

陽光照耀

最初的墨以給來了堅硬的鋼鐵,最後的幽藍已給了柔弱的情節,無怨的等待,早成了可凝的聲音,抓一把盡是淚滴。舉起溫文的酒杯,痛 飲繁華的浮躁,宣洩心中的不滿。有一種酒,是用惜別的淚釀成,有一種情像酒,紅塵已經疲憊,灰燼漸漸淒冷,“梁祝”只能獨飲,心 醉在果樹下無聲的等待。狄更斯說過:“成熟的愛情,敬意,衷心並不輕易表現出來,它的聲音是低的,它是謙遜的,退讓的,潛伏的,等待了又等待。”就像那沉 淪在歲月,苦苦在蘋果樹下等待的人。看著夕陽中的老太,微微露出的容顏。

不禁有一縷憂傷,讓我想起泰戈爾說的那句:“年輕時,我的生命 有如一朵花,當春天的輕風來到她門前乞求時,從她的豐盛中飄落一兩片花瓣,她使你從未 感到損失。現在,韶華已逝,我的生命就有如一個果子,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分讓,只等待著將她和豐滿甜美的全部負擔一起奉獻出發。”夕陽下年邁的老太不正 如此嗎,那從不厭倦的等待在夕陽中落下,在黎明前又重生。不知是誰說過這樣一句話,他說:“有一種默契叫做心照不宣;有一種感覺叫妙不可言;有一種幸福叫 做有你相伴,有一種思念叫望眼欲穿。”用在老太身上在合適部過了。晨曦漸漸來臨,陽光照耀著蘋果樹下默默等待的老人,身影越發拉長……
posted by cocolung at 11:25| Comment(0) | Dermes Review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