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03月10日

感謝兩隻老鼠

春日,日漸潮濕,日漸暖和。

我的憂愁,我的寂寞,也漸漸的多了起來,就像雨一樣稠,常常莫名其妙地天就陰了,雨就無聲的下了下來。

而夜也就K沉沉、濕漉漉地潛入我的宿舍。躲於我的床榻,無眠。於是我的憂愁與我的寂寞,便無盡的氾濫、瀰漫,如夜,無邊,無際。

我開始很俗套很俗套地去想許多許多無謂的事情。

常想,生命是何其的脆弱,何其的短暫,一點點地不小心,就夭折在冷冷的風裡,如早春的花,雖耀眼卻短暫,一夜之間,已零落成泥。

常憶,往事如風,嗖嗖地,你要抓住時,它卻吹了過去,了無痕跡,可卻讓你在任何時候都想起。我便常常責怪自己的年輕無知,機會稍縱即逝。常常夢想如果再來一次,我一定好好珍惜,但誰都知道,那是夢想而已。

而現實,我已年過四十,一事無成,沒能給家一份優越的愛,優越到無法想像的愛,我是那樣的平庸,平庸到沒人知道我,也沒人想知道我。

我的想,卻被兩隻老鼠,從排水溝裡爬進來的兩隻小老鼠打斷了。我生氣,很生氣地爬下來驅趕,然當我兩次熄燈,上床,它們卻再次爬進來,肆無忌憚地在我小小的宿舍裡奔走,爬行,翻弄我放於桌下的報紙,查找我垃圾籃裡少得可憐的剩菜,還發出歡快的叫聲,以為那是至上的佳餚麼。以至於有一天早上,我竟然發現,它們把我留作早餐的麵條吃掉了。它們吃飽喝足之後,還在空曠與不空曠裡玩耍,追逐,打鬧。

如此三番,我放棄了,靜躺於床上,我聽它們歡暢的叫著,也漸漸的沉睡去。

此後的每一夜,兩隻老鼠都要光臨我的宿舍,我不知為何,我不再怪它們將我的報紙撕得零零碎碎,不再生氣它們打翻了我的垃圾籃,不再惱它們把我留作早餐的麵條一夜之間吃光光。反而把自己的報紙,即便是新報紙弄得亂些,我想它們會覺得那裡很暖,每天總在垃圾籃裡剩些垃圾,我猜它們在排水溝裡從未有過如此美味。

我是不是瘋了?也許吧,但我鬥不過它們。

只是每夜,我能聽它們的歡快的叫聲,我能安靜的睡,於每一天,能有平靜的心態,清爽的心情,面對一切。不管生命如何,不管往事是否如風,不管現實與將來。每天只能躲在排水溝裡的、晚上才出來的、見不得人的老鼠,都能如此歡樂地面對生活,我想我應該學習它們,好好學習。

感謝兩隻老鼠−−我的同室者。

posted by cocolung at 15:53|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お名前:

メールアドレス:

ホームページアドレス:

コメント: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