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04月01日

我看雲

有多久的時光,我不曾再舉頭看云了呢?當我一年前,還在為爭取一所心儀大學的入場券而舉步維艱時,當我在與同窗奔波競逐,當我在城市鋼筋水泥的森林低首疾行,有多久?我竟忘了頭頂上,有這麼溫柔曼妙的東西,由微風所放牧,日復一日,以新情節、新圖案翻版;日復一日,以即興的方式,做戲劇性演出?我忘了看雲,便遺落了許多闢K的心情,也失去了許多凝眸玄想的樂趣,那真是生活的一種損失。


當我再次回到故鄉,又一次牽上一頭老牛,當它在土坡上忘我的啃草時,我便躺在草叢中,再一次欣賞起了那久違的浮雲紗窗


當我看雲的時候,專注的神采裡,往往有廣大的和平,那也常是我臉上表情最舒緩自然的時候。隨著雲朵的幻化飄移,不論在山巔,在樹尖,在不算遼闊的草原,在狹窄的林蔭小道,在陋蒼的溝邊,或在囚室高不可攀的小窗下,我都很容易從人間種種難以理清的糾葛中游離出來。許多抓緊的、執著的、無可釋放的怨憎傷痛,也都在此時淡了,遠了,鬆了,舒展了、撫平了,消失了。我的心情,或寧靜,或高遠,或悠閨C或天真,既不悲也不喜,既不高潮也不低潮,童年時候純潔清朗的特質彷彿重臨。在一張凝視雲影的臉上,我看不見糾結的眉頭,猙獰的目光;找不到冷漠的表情,謅媚的神色。所有這些現實世界的醜陋與武裝,似乎全在我賞雲的面貌中,被遺忘了。


看雲的妙處,或許便在這一個“忘”字吧?我忘了看雲,便忘了生活之中最重要的一種“忘”−−忘我,於是熙熙攘攘的人生,就如何也瀟灑淡泊不起來了。


清雋無言而永恆的去,其實就是我們仰首之際,所能讀到的最好的詩篇、散文、小說和戲劇啊。


在成絲、成縷、成筐、成匹或成汪洋的雲的捲帙裡,我們可以取之水盡、用之不竭地尋回失落的記憶,獲致溫柔的寄託,開始綿密的思考,發掘藝術創作的靈感題材,任想像的羽翼,到處飛翔China company search


雖然,天地不仁,草木無情,宇宙浩瀚荒寒,人類生命永遠只是電光石火的瞬間存在,但當渺小的人類,以看雲那樣活潑有情的眼光,去看待天地洪荒時,廣漠的宇宙,在一個遙遠而名叫地球的角落,終還是亮起了溫暖美麗的光芒。

posted by cocolung at 12:55|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お名前:

メールアドレス:

ホームページアドレス:

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