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05月13日

尋覓一塊淨土

與這個網站邂逅,源於朋友提起的一句話,當然那句話很有文采,是我所無法談吐拿捏的,我用百度搜了一下:“我拿流年,亂了浮生”也許是緣分讓我點開了這個頁面,然後註冊了這個號,但是現在我還是沒有明白上面那句話的含義。也許很多東西你喜歡它就是因為她的朦朧墨盒

如果說幸運,那便是有機會上學,如果說不幸,那就是慘死在頑固的教育制度之下,上學的時候語文可以說是不及格的,只是喜歡看一些古文,這裡的一些不過是那幾篇讀起來順嘴的罷了。考試時候的默寫即使感覺很熟悉,可也填不出來,也許就是不上心吧,但是喜歡犀利糊塗的寫一些東西,有人看了說傷感,有人看了說做作,有人看了說有才,有人看了說扯淡,但是自己就是那麼簡單的寫著,寫寫春花,談談夏草​​。年少輕狂,不管別人怎麼說,自己就是胡亂的寫著,直到我把'藍藍的天空,飄著朵朵的白雲'這句話寫成'藍藍的天空,飄著朵朵白雲,是無法團聚的心,是無法相知的人,是支離破碎的片片慘白。'我才知道,我走向了一條悲傷的路,後來往往寫出來的東西都讓大家覺得看起來有些難受,高中年代,有幾個沒有夢想的,又有幾個不是眼睜睜的看著夢想破碎的,所以寫的一些文字總能引起大家的共鳴。那時候,最喜歡陰著天,聽著歌曲,胡亂的寫東西,字跡狂草,隨心所向。

青春,就好像人生中注定的朋友,而你跟這個朋友在相識的那天便注定離別。漸漸地發現已與那青春時光漸漸地撒手,其實不想,可是不能,這就是那個叫做'無奈'的詞語吧。然後看過一些小說,看過一些報紙,但是從小就不是一個愛看書得孩子,直到漸漸地走出幼稚,才發現當年寫下的那些文字是多麼的天真,記得那時候一股腦的刪去了很多,因為自己都覺得自己寫的那些文字充滿的懦弱,充滿的嬌柔做作,或者實在點,那就是充滿了女人勁。覺得不像一個小伙子寫出來的東西。居然,沒有叛逆,一切都是在現實中苟延殘喘的嘆息,一切都是無病呻吟的哀號。那時候開始討厭寫東西,於是很久沒有寫出來什麼東西。一些朋友不斷地跟新日誌,我或許根本就沒心看完,因為那些發表日誌的人,基本上歸為兩類,一類是回憶曾經,回憶多麼美好,多麼想回到過去,另一類,則是記錄當下,在以曾經為大背景的前提下,感嘆現在的生活好或不好 locksmith hong kong

改變,沒有絕對的不變,只有相對的保持。再次開始喜歡胡寫八寫是再一次跟女朋友去公園的路上,喧鬧的街角一個人安靜的在那畫著油畫,我們過去的時候他只是在大概的打著輪廓,然後漸漸地出現了建築,彷彿那支筆描著描著,那建築,那樹木,那紅酷撫A出來了,然後他用深灰打了底色,我不知道怎樣是正確的油畫順序,但是當時看的是津津有味的,直到那副畫完成,大概兩個小時,畫畫的人沒有停,我也沒有停。是啊,那美好的高樓大廈,被抽象的更加富有韻味,可是當大背景打下灰色基調的時候,你發現,這對比讓人看得更加心酸。也許那灰暗,就是那畫畫人的心情吧。為什麼寫文字不能讓自己的心情流漏出來呢,如今的如今,沒有文字獄,沒有反革命,頂多被和諧,被刪掉,所以為什麼不寫一些真實的感受,為什麼只想停留在那種,刻意刻畫出的情景之中呢,就好比,最悲傷的故事,或著讓讀者死去活來的文字往往都是沒有經歷過悲傷的人捏造出來的,而真正經歷過傷痛的人寫出來的文章,我們當然會感動,會難過,但是我們看到的是那背後牢固的希望。於是看是重新寫一些自己的想法,沒有那麼美妙的語言,但是樸實的或許更容易引起共鳴Exhibition Production

先到這裡,希望在這裡可以交到很多喜歡文學創作的朋友,我們可以在浮華之後在淡出這個浮華,在這裡尋覓一塊淨土,我們單純的討論文字,單純的快樂。


posted by cocolung at 13:17|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お名前:

メールアドレス:

ホームページアドレス:

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