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1月20日

似水年華的舊笑春風

似水華年,匆匆一瞥;未細臻品,稍縱即逝。時光遊走,年輪遞掾G乾坤依然,而人卻已三十有六;日頭偏西,漸趨不惑乃近秋色了。驀然回首,來時路上多少歲月,多少蹉跎崢エ;幾許滄桑往事,幾許離情別緒;恰若平淡寡色之K白素描−−化為一幀幀凝固無聲的黯淡回憶紋身

垉礦彡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今日種種猶如今日生。幽謐夜安慰著嗚咽風,就如我原諒自己往昔所曾遭遇的各類傷害與不快,歡笑與憂傷;心境輕鬆釋然間,同過去那個放蕩不羈桀驁不馴的迷茫青年達成和解。縱使心系千千結,百般戚戚然,也要於東逝水般那情何以堪不可挽回的輕聲籲嘆中輕描淡寫。

故人曾睹今夜月,明月無從照故人。看過了多少撕心裂肺的悲慟,經歷了多少生離死別的哀戚。雙親大人遺像仍高高懸掛於我辦公室西牆醒目顯眼處,雖音容笑貌一如從前,卻是生死兩茫茫,相隔陰​​陽兩重天啊−−

父愛勝高天,母情賽厚土;高天厚土蘊涵博大胸懷,然堪難超過一句淳樸的念親恩來之實際,感受的真切。甜蜜乳汁,源於母親豐腴的乳房;生活安定,源自父親ェ闊的肩膀。蹣跚學步的我,第一聲含糊不清喊出阿瑪、額娘那一刻,母親激動的笑了;眼內蕩漾著喜ス的淚花。初涉學海的我,第一次針對某名人之著作產生歧義時,父親不禁頷首微頜;睿智瞳眼表達出縷縷讚許和著勉勵的眼波。但縱然親情割不斷,濃情化不開,恩重泰山的高堂父母還是逐次離開了我。殘忍的死神,無情的自然力量,不待見生者欲碎之心脾,毫不憐憫兒女寸斷之肝腸,更藐視我們垂落的廉價淚滴−−

一雙無形大手,冷酷地拽開飽蘸依戀情愫溫度的凡人無力小手;溫熱與冰冷,呼吸與窒息,活動與僵直,心跳停滯與血液乾涸−−永遠地不言緘默,永久地合目長眠;陡然間,突兀降臨,猝不防及。所有的愛,遂即化為葬禮儀式上凝重的訃告,墓碑後一柸細沙樣乾燥的黃土,清明節祭奠紙錢揚起的漫天灰燼……天地不仁,由不得自己保留無限的至愛時光。此離別之痛,僅希冀渴望在餘後未知的來世加以撫慰,珍視,補償。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途經多少轟轟烈烈的愛,品味多少纏綿悱惻的情。鐫刻的情,在夢寐中湧盪陣陣漣漪;失落的愛,在記憶內卻早已枯竭凝幹。信誓旦旦的承諾,經不起歲月推敲驗證;化作爽約的可笑謊言。往日山盟海誓、蜜語甜言,業已被肆虐的風雨吹散打爛;融入難眠夜的風裡無助呢喃,顯得蒼白而又空幻−−

愛情彷彿是一團燃燒的篝火,烈時熊熊,滅時只剩一堆愛之殘骸遺存的灰燼。乾柴烈火,相遇灼灼;移情他戀;話別悻悻。由愛恨癡狂傾吐的千言萬語展現的芳菲絕戀,敵不過一句簡簡單單冷冰冰的好聚好散。恩愛化為冷漠,熟悉變做陌生;先前歡顏有如隔宿陳夢,瞬然成破裂的泡影。人紛飛,愛相隨;儼然是一個自欺慰藉的笑話。情已逝,緣隕歿;才是一個真實裸露的告白。互道一聲:祝你一路順風,願你懂得珍重−−這類客套的安慰遠不如:一壺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之冷酷來得坦誠通渠公司−−

擁有過的女人啊,你是上帝身旁那純潔天使的化身,饋贈予我柔綿若水的恩澤;又是撒旦惡魔派遣折磨我的幽靈,令我於苦思牽念意境內承受焚身般之煉獄煎熬。曾夢想你是我終生的唯一寄託,不想讓你成為自己生命里短暫過客;曾憧憬與你相濡以沫此情不渝,不願彼此緣來緣去道分別−−你走了,夢碎了;葉落了,魂斷了。窗外屋簷下顫動的風鈴,淺唱輕吟;它還清晰記得你空靈的話語。曲徑通幽的小巷,雨中緘默;它依然未忘卻我們之間相愛的痕跡−−然而,情滅皆惘然。愛情原本簡單,不需千迴百轉這般無聊傷神的考驗。我想,假使上蒼再行撮合善舉,自己卻已然找不到繼續眷戀的理由與熱度。我清楚,今年園內盛開的絢爛小花,明顯不是去年春季純真的那一枝−−

然愛消情散,也仍然要感激你待我之殷殷垂愛,垂青,垂憐;感謝你贈送予我的美麗,美好,美妙。女人,你是智慧的化身,亦是短視的花瓶。女人,你是海草,蓮藕,清荷融合而成的物質,是神明使用花露創造的精靈;散溢軟體動物的腥味,展露賽藕般白璧無瑕,綻放荷花似的瑰麗色彩−−文靜內蟄伏放蕩的驛動,張揚下又表現出母愛的感性;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一半是陰冷,一半是熱情。我曾像一個農夫,在你潔白玉腿間勞頓耕耘;瞪著一雙貪婪的眼,飽覽赤裸芳土之上崎嶇秀麗的阡陌凹凸曲線:漏斗樣一對細膩雙乳,是我詩意的源泉;濕漉漉蓬鬆水草,其濃密腥咸令我遐想聯翩−−所有的瘋狂和辛勞只為生命的傳承延續,一切陰陽的撞擊交匯皆為從那一條甘泉噴流的溝渠深處打撈出一個笑聲賽過銅鈴清脆的男孩降臨人間。

浮生若夢,為歡幾多?匆匆行者,枉存奈何!

親情,隨著無情歲月刻鑿容顏上的紋壑,化做輕飄的裊裊塵煙。任憑雙手緊攥牢握,亦是徒勞無功眼睜睜看其風中消釋。愛情伴著思想慢慢​​成熟與時間緩緩推延,逐漸成為悠遠的淡淡浮雲。即便再是繾綣難捨,亦是挽留不下絲毫的美感。

朝夕相伴的親情,它是眼前一道曾經逼真存在的璀璨彩虹;儘自心思量不錯過,便無談空憾。親密無間的愛情,它是一場美酒伴佳餚之豐盛歡宴;未曾望而卻步首鼠兩端,即使最後曲終人散,亦不悵然!−−那麼,這段人生大概也算是一種難能可貴的圓滿了罷電視機
posted by cocolung at 16:02| Comment(1)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まだまだ呟いて火傷しちゃった有名人が後を絶たない。次誰が炎上するかリスト作ってみたんで一緒に共感してくれ
Posted by ツイッター at 2012年01月21日 04:13
コメントを書く
お名前:

メールアドレス:

ホームページアドレス:

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