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6月12日

古人說的知天命的日子到了

 父親不受人尊重的理由很多。固執是首當其衝的一個,暴躁屈居第二,忝陪第三的,則是為人父而不盡責。不能再往下排了,做兒女的,總得給父親留點臉面。
  但我還是想違背一下做兒女的原則,Neo skin lab 好唔好細說說父親的不是。
  就從父親的固執說起吧。父親的固執,使我們一家人的生活,一再跌入生活的低谷。從我記事起,我們一家就生活在貧困交加中,好在那時大家都窮成一個模式。不敢想,一想那日子就被抽去了精氣神。
  父親當過不到一年的生產隊長,不是他多有能力,而是他除了勤扒苦做,還會憨吃苕幹,幹活不惜死力的那種。隊員們本以為,找了一個不偷懶的人當隊長,幹活時可以少背上一個人的活路,孰料,父親以自己的苦做苕幹要求所有的隊員向自己看齊。
  五個指頭伸出來是有長短的,鄉下有句老話,吃不過人是各人的飯碗,做不贏人是各人的手段。吃不過父親也做不贏父親的隊員們就使出手段,把父親的隊長拿了下來。
  人生的輝煌至此結束,父親是不甘的,好在生產隊很快解體,包產到戶,父親對家裏生產獨行專斷。結果是,高產雜交稻進入農村五年後,父親才接受這個新生事物,這是以家庭經濟五年入不敷出為代價換來的。
  一步落後步步落後的父親被兩個哥哥沖天的怨氣拉下馬來,大權旁落。
  那時他才五十歲,古人說的知天命的日子到了。
  父親沒有知天命,也沒有順應天命,他的脾氣無端暴躁起來,沾不得酒,一沾酒就吼叫咆哮,為此嚇哭了幾次哥嫂剛出生的孩子,哥嫂口中就有了微詞辦公室文具, 不僅分了家過,還不讓他帶孫子。沒見識過父親暴躁脾氣的村裏人很意外,在他們眼裏,父親是個和善的人,樹葉掉下來都怕砸了頭的那種。
  父親是個懦弱的人,他在家裏的暴躁,是要掩飾自己在外面的懦弱。明白了這點,我深為父親悲哀。
  可惜,這種悲哀的日子老天爺都吝嗇著,不願意多給我幾年。
  一向以勤扒苦做憨吃苕幹的父親過了六十以後,做不贏一個人,也吃不過一個人了。
  先是心臟有了問題,再就是腿腳,腫得像牛膝。請醫生看了,說是年輕時做得狠了,靜脈曲張導致,用了藥,腿不腫了,那血管卻嚇人地暴起,我臆想,是不是父親的暴戾之氣都鑽進血管裏潛伏著了。
  這個時候的父親,脾氣已經難得地溫和了,醫生嚴重警告過,想多活幾年,就少發脾氣,他的心臟比家裏餵養的肉雞強不了多少,承受能力極為脆弱。父親親眼看見一只肉雞因為隔壁人家辦喜事,一個響炮嚇得當場死亡,連撲棱一下翅膀掙扎的意識都沒有,父親當時臉就白了。
  我是在父親臉色真正白如錫紙時趕回的鄉下。名義上是護理,心裏卻是擔心父親突然就上了路,父母在不遠遊這類古訓不遵也就算了,病榻前總得有點盡孝的模樣吧瑪姬美容集團呃錢
posted by cocolung at 11:38|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