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07日

我仿佛看到了又壹個結局

  因爲兩天的陣雨,天空都是陰的。午後天空像個耍小性子的女孩,突然的就放晴了,雲朵很白,風很清。更爲新鮮的是太陽,泛著耀眼的光,金燦金燦的,像原野大片大片的油菜花。
  偷閑是我工作時常有的事情,放下心間、手頭所有的事情,這刻,我就是自己的王,只要天不塌下來就成。人雖然沒有走出鬥室,心卻如風般自由,飛到窗外,飛到更高更遠的地方。真是好。
  倚在窗台,看那些花兒草兒們在陽光下多麽安詳,多麽靜怡,突然,腦子蹦出壹句−−花草恩寵的辦公室,花草恩寵的辦公室,無比燦爛的秋陽。
  馬上,立刻,我要將它們壹壹拍下來。
  我對著花瓶裏的花生苗說:“感謝妳的恩寵,于收獲妳的時節種下,于金秋的時節開花于我。說“感謝”多麽的卑微,然,除了說這兩個字,我別無表達。”花生,分別埋在盆子、杯子、瓶子裏,很快發芽,嫩酷I葉子,青翠的梗,才壹月的光景,今日清晨,我打掃完衛生,給花草們喂水的時候發現,紅色瓶子裏的花生苗竟然開了壹朵黃色的花兒,這著實驚喜了我−−我還從來沒看見過花生開花呐。也是近兩月的事情,老滿畫了壹幅關于花生的畫,我在讀圖的文中還寫下了“花生”的文章,還心生遺憾,落花而生的花生,我還未見過花開,這下滿了我這小小的意願,叫我怎麽不開心?心是誠的,花自會開,花都開了,煩惱還有什麽不能放下?
  小羅漢松,好青翠的展示,三株,像壹家三口,健康、活潑的生長,中間的壹株明顯的答瘢ア,硬是要結果的節奏哇。再大壹些,要重新移植成三盆,花草是有靈性的,到時候,還要將它們擺在壹起,不讓它們分開。
  格桑花,從七月起就開始壹朵壹朵的開,早開的,我都接了種子,壹部分包裹起來,壹部分分別埋在各個花盆裏,它們遇見合適的氣候,會發芽、長成,重新開戶。九月就要完了,雖然花兒也要謝幕,卻不忘最後時刻,還在使勁的開。
  從青苔裏扯出來的八月野槐,本來是生在山野丘陵,移駕我的室內,竟然也開花,開黃色的小花兒,葉子和有些像花生的葉子,花雖然是黃色的,但馥瓣不同。有壹朵早開的花,已開始結成細狹的豆莢,還要結果,真好。
  萬年青開花也有兩三個月了,起初是白色的,像壹葉孤帆,有人也叫它“壹帆風順”,時下白花逐漸變成青香C花已低迷,想是要歇了。原來,萬物也有秋天。
  新壹茬的田酸七,生命多麽頑強,入秋,卻不肯萎去,從我剪去的根部發出壹小簇壹小簇的新芽,多麽鮮嫩的香C多麽堅韌的生命。
  水養的蘭草,今年沒開花,有了合適的盆子,要移植,要開花。
  扡插的栀子,起初是水養的,壹月前將該成土培,活得雖然吃力,好在平安渡過艱難期,已經有些生命力了。
  榊f長得已經很好了。龜背竹懸在高處,和誰都不爭風。滴水觀音,心相映,遺憾的是,我從沒見過他們滴水的過程。路邊扯回來來的野草,養在小茶器裏,很歡喜。
  當初壹看就喜歡那個細長的玻璃瓶子,像觀音的淨瓶,花十塊錢淘來的,配上了纖細的竹類,才半月光景,已經抽出壹片新葉,微風輕漾,很歡喜。
  茶壺養的蘭草,很靈秀,很動感。
  我的小花園,同事給數了數,38瓶、盆、杯。其間有朋友來訪,愛極了的,就送上壹個。呵呵,很多人都喜歡,不是每個親,都有機會得到我的贈予。越兒來找我借書,在這些花草前留戀不已,我說,送上壹個。品香杯養的金邊吊蘭,長勢已經很好了,送給她,她的眉眼頓然放出光來。我叮囑她,只要不渴著它就好,清水喂養,壹日壹日,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安姐姐也要壹個,我都想好了,昨日淘來的幾個器皿,小巧玲珑,適合水養吊蘭,她來了,就給她騰壹株吊蘭在杯子裏,小石子定根,水培養,就是壹個很漂亮的小盆栽海外投資
  感謝這些花草,予我忘憂時光。
  感謝恩寵我的人和事情,予我美麗心情。
  
  我仿佛看到了又壹個結局
  
  起先,我是不願意接受鋒菲再次牽手這個事情的。然,近段時間的娛樂播報,都是在鬧騰這個。這些娛樂新聞,是團隊操作的也好,是狗仔隊的花邊也罷,都說無風不起浪,那麽,鋒菲再次牽手就是真的了。
  爲柏芝心疼。柏芝,也是我喜歡的女子,和王菲壹樣,都是敢恨敢愛的女子。柏芝也曾和小謝真切的相愛,不然,結婚幾年就不會連産兩子。在俗世的兩個男女中,孩子難道還不能說是愛情的産物嗎?至少,能說明,他們起初是真的想過普通家庭的生活的。
  就此形式,柏芝和孩兒他爹複合無望了。更爲搞笑的是,柏芝身後的經紀團隊,恰逢時宜的推出了她新的MV,以怨婦勵志的形式推出,到底要吸引那些心態的眼球。據說,這支MV都是柏芝親自操刀,那麽,我妥協,柏芝自己都接受了鋒菲的再度牽手,我這個八竿子打不著的俗人,又在壹旁著什麽急?操哪門子心?
  又爲王菲心疼。這段重新開始的戀情,只是長短的事情,最終,還是會分手,還是會再次離開。因爲,王菲這麽多年壹直在唱著−−沒有什麽會永垂不朽。所以,對他們的這段重新開始的愛情,我不祝福,也不喝倒彩,只是冷眼旁觀村屋按揭
  然,從事演藝事業的男女,愛情來得真實,結束得也真切,來與去,都是果斷、幹脆。愛情與他們,是靈感和激情的支撐,而這些,都只爲藝術服務。
  反複地說,大明星,大家們,不適合婚姻,談談戀愛就好。
  又或許,天後、天帝們的愛情,壓根就不是我們平常人可以翻閱、觀摩的,他們愛他們的,他們恨他們的,生活也好,藝術也好,無非都是在演戲給人看,取ス別人,也討好自己。如此而已。
  所有的心情,王菲都已唱盡。所有的結局,早已寫好。所謂的故事,都是爲開始、結合、離開、重逢這個主題展開。
  愛到不能愛,聚到終需散。紅塵裏的各色男女,都這樣。那麽,還有什麽可以去要求“永垂不朽”牛奶敏感
posted by cocolung at 16:03|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