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30日

素簡女子一定是懂情調的

喜歡“素簡”這個詞,讀來會想到一個清淺女子,在壕モ撫過的窗前,吟一首古詞,聽一支曲子,手中一杯茶,安靜清喜,素簡安然。素,是女子身上的那條棉麻裙,雖被清水洗的發白,卻是幹淨清爽,妥貼舒適;簡,是簡潔,簡樸,不張揚,不繁雜,如深山裏的那朵小雛菊,靜守一隅,散發著淡淡的幽香。

想來這世上的千般萬般好,都是在靜中生成的,如好的文字,如潔靜素雅的心。常想素簡女子定是喜靜的,靜中能聽到世上最美的音符,能感受到心靈融於自然的詩意,靜中品真味,幽中通禪意,靜是心靈天空的那抹藍,是花海中那片葉子的清涼,曲徑通幽處,抱月自醉,擁水而彈,讓心靈的曼妙成曲,靜靜的在時光河流中輕輕流淌。

雪小禪說,我不喜歡熱鬧,不喜歡一擁而上的東西。在現實中,也喜歡一個人發呆,靜靜坐著,聽聽戲寫寫字,盡可能離熱鬧遠一些。觸目斜千萬朵,賞心只有三兩枝,能做到三兩枝,已經很好。

生活的平淡無味,終究要有一份美好來支撐,素簡女子一定是懂情調的,不做作,不浮誇,是屬於自己的風情。一個有情調的女子,未必有多美麗高雅,卻懂得用美好來取ス自己,經營生活。將喜歡的花精心插制,在喜愛的棉麻裙上繡一朵小花,即便簡陋也要房前種花屋後植草,即便粗茶淡飯也能吃出美意。情調女子善於營造浪漫氛圍,自然隨性,品一杯茶茗,賞幽幽小景致,那份雅致和清姿,讓人百讀不厭,生活在她們眼裏總是那么詩意,只用一點心思,那份小喜歡便會感染到他人。

常想,用來繡光陰的女子,心中是藏有錦繡的,光陰在女子的刺繡中,定是布滿了心思的,應該是一針一線的縝密,一起一落的細致。繡一朵花開,或許便是嫣然在心中的一段情;繡一片葉子,也許是經年飄落的一場舊事;繡一片雲朵,便是心中的柔情萬千;繡一盞燈光,便是月光下青窗中,那份等待的溫暖。繡光陰的女子是美的,有些美,是帶著孤意和執著的,在寂靜的時光中,將往事一點點的鋪開來,在心中成詩成畫,有多珍重,就有多喜歡。

說起女子,便會想起低眉二字,眼前便浮現低眉看花的玲瓏女子,在屬於自己的世界裏修籬種菊,那眉眼間的羞澀,如清風吹過春花,拂過綿綿繞指的柔軟,所到之處,幽香淡淡,惹人愛憐,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褪了青澀,添了飽滿,婉約若荷。低眉處,或入骨相思,或畫心成癡,都是慈悲的歡喜心。能把自己放在低處的人,定是心懷素簡的,為一株植物低眉,已是榮枯勿念,淡若清風;為一人低眉,亦是看過桃紅柳香C仍不言悔。低眉女子,溫柔內斂,天生薄涼,卻用愛將光陰深種。紅塵漫漫,總會有一個人,讓她甘心為其低眉,低眉女子,即便風情萬種,攢眉千度,也只為一人。

posted by cocolung at 17:54|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お名前:

メールアドレス:

ホームページアドレス:

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