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14日

不再去想你最終心歸何處

我一直以來,在文字裏做最真的自己,不願隨波逐流,只想守住一顆心,寫幹淨的文字,品味煙火人生。人們常說,字如其人,我一向喜歡婉約清揚又清新淡然的文字,即可以深入生活,又可以化身物外。好文字如一縷輕音,可以委婉可以激昂,像嫋嫋的茶煙,浮沉之間濃淡自然。

歲月清寒,自有絲絲涼意沁人心脾。你總是問我,為什么不主動給你打電話,你不會知道,無論打不打電話,你始終在我心深處,有時我反而怕言語破壞了這份美好。相遇太美,若時光可以停住,我不會計較以後的歲歲年年。你和我說:“以前是我放不下你,以後,換你記住我,永遠不要忘記我。”你知道嗎?你好傻,從相遇的那一刻,你已深植我心,怎能稍有遺忘。

我執著著你給的愛,你給的痛,你給的美好和憂傷,把它掛在歲月的枝頭,縱使時光稍縱即逝,縱使歲月悠悠往事如煙,我也會流連著你在時的溫暖,不願忘記。那些泛著墨香的文字,那些閑話時的言語,還有你清潤的聲音,在我心靈深處逐漸烙印,不會因為光陰的逝去而消散。

與你在文字裏相逢,時光在靜靜的流淌,一路上習慣了有你陪伴,日子在指縫間悄悄劃過,就讓那些微瀾的心事,遊蕩在歲月的縫隙裏。直到此時,才真正明白愛上一個人,就愛上一座城的含義。不再去想你最終心歸何處,我想要的不多,只想要你知我懂我,不會忘記我,然後留我默默的愛著,就好。

我曾經想拼命的掙脫你,掙脫這份宿命,但是命運的軌跡,卻不是我所能主宰的。你知道嗎?你就像一條河流,時而湍急時而平緩,那些曾經的傷痛曾經的歡愉,早已經深深地雕刻在我的生命裏,再也無法磨滅。當生命的花朵劃過歲月的長河,盛開時璀璨了年華,凋零時灼傷了落寞。而掌心的溝壑裏,滿滿的都是對你的思念,放開是慈悲,合掌是銘記。

posted by cocolung at 16:08|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お名前:

メールアドレス:

ホームページアドレス:

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