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2日

我的旅行,遲早也會開始

張小憫說過,真的喜歡一個人,就應該還會喜歡她十年後的樣子(已經第二次提到了吧)。十年過後,我還健在的話,也不知道會有怎樣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或許會成為一個呵護妻子的丈夫,成為一個保護孩子的父親,成為我現在的家庭和我以後的家庭的唯一依靠,又或許,十年二十年過後,我還是我,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一個人,始終一個人,不一定是因為等你,也許還有一些寧願孤獨的原因。我不知道該如何承諾喜歡一個人長達十年或二十年之久,要對一個人做出如此曠日持久的堅持,這實在是很困難雪纖瘦

真正的喜歡一個人,如果懂得把握一個尺度,喜歡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事,在我還知道你心裡裝有別人的時候,不會強行的把自己塞進去,不會插手你的幸福。我會做一個局外人,看你,看你們在一起就已足夠,在錯誤的感情裡,就像兩個人拉著緊繃一觸即斷的橡皮筋,受傷的總是不肯放手的一方,而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不能放手的,痛了,就自然會放下。再給我一點時間,十天半月,十年二十年或者更久一些,讓看見你幸福美滿,讓我看見有陽光照在你微笑的臉上,這樣,當我開始一個人的旅途的時候,便沒有什麼好牽掛的了,我不覺得我對於擁有抱著如何強烈的爭取態度。

你始終不是一個甘願停留的人,我也會離開呆過的地方,離開喜歡過的人,我越來越想去世界上的很多地方。記得三毛說要一心去撒哈拉,荷西說你總是東奔西跑的,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在一起,在荷西想來,唯有跟著心愛的三毛東奔西跑才能把三毛留在身邊,於是他跑到撒哈拉上等三毛,結果和三毛結婚了,荷西苦戀三毛三年,三年過後,當他擁抱著心愛的三毛的時候,心裡面是何等的滿足。想想自己,也才喜歡你不過將近兩年而已,兩年不到的時間,有時候覺得十分漫長,有時候彷彿隔世雪纖瘦

荷西的堅持,最終把三毛感動了,有那麼一個人願意等待三年,三毛是幸福的,三年的等待換來一生的相伴,荷西也該滿足了。

  那麼我呢?

  我們呢?

  你們呢?

記得你說過,你們是多麼的不容易,我知道你們這幾年來的舉步維艱,我知道我只能向你們抱以真誠的祝愿,我不能破壞別人的幸福,我自己也不具備破壞的能力,我沒有有過代替他的惡念,王子能給的,騎士永遠給不了,他是你值得託付一生的王子,我是一個只想要保護你的騎士。

不管怎麼樣,不管誰會忘記誰,再大的遺憾都只能停留在它發生的時間裡,春天萬物復甦,青蛙歌唱美人魚重生,公主和王子過著幸福的生活,在公主選擇王子的時候,騎士就只能離開。

我覺得沒有什麼遺憾是一輩子的,這麼多年來,這麼多人從我身邊走過,一面之緣的和一道起起落落的,忘記的和念念不忘的,所有的出現,最後都會消失,我的旅行,遲早也會開始,一個人也好,兩個人也罷,我會出發的,我要去海邊吹風,去每一個有陽光的地方排毒方法
posted by cocolung at 17:05| Comment(0) | 是不是幸福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2年06月26日

獨自一人品味著苦澀的滋味

前幾天,登錄QQ,俊的一句留言赫然在目:最近俗事纏身,無暇顧念,但心裡記著就好,柔柔。僅此一句,許是俊在匆忙之中留下的。我啞然無語,眼裡閃過一絲淚光,旋即便將胸中的心酸與悲傷強咽了回去,淡淡地敲出一句:嗯,心裡記著就好。發送過去,發現他的頭像已是灰暗的,那一刻心裡的失落猶如潮水,排山倒海般而來,心疼得無以復加,隱隱地便覺得彷彿一切並不那麼靜好,心情一下子跌落到了最低點Labelview

高傲清冷如我,卻並沒有追問太多,手機號碼也是熟記的,但並不撥打,就讓心裡留著一絲懸念,只是靜靜地遙想著千里之外的俊,是不是安好,是不是幸福?

今日,細讀著他的文字,本是無關風月的文字,讀起來,心卻無端地疼痛起來,生生地疼,隱隱地傷。他的文字依舊那麼優美,那麼富有內涵,那些靈動的文字刺傷了我的眼,讓我的淚,跟著決堤千里。我記著好些日子的從前,那些無話不說的光陰裡,我似乎把他當成了傾訴的對象,大事小事,有事沒事喜歡與他說起,言辭裡盡是信任與真誠。
聽太多朋友都說我太感性,太多愁敏感,容易受傷,可是,我便是如此感性一小女子,輕易就相信了一個人的真誠,殊不知在這個紛亂的社會裡,誰又是誰的誰?誰又真正懂得誰呢?我一直很單純,自以為是地以為我所遇見的所有人,都是真誠的,值得信任的,卻不知道也許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好人,也不所有的人都能夠以誠相交,也許,從來沒有也許。夜寂涼,我將自己深藏在一片K暗之間,走不出來的寂寞與守望。自是沒有說,卻深深地感覺到疼痛與絕望。對于俊,我一直沒有任何的把握,無論是情感,還是距離evolis


我只知道,在文字里相遇相知,我所有的美好的情愫,都是關於他,關於那些美麗的遇見,不摻雜一絲一毫的雜念與物慾。許多時候,我們秉燭夜談,真誠交流,在文字與文字間的碰撞中,擦出心靈的火花,那是心與心交彙的集中,通過鍵盤跳躍出來的一字一句,都有著最為靈動美妙的體驗。不得不承認,文字確實有毒,輕易就能夠俘虜一個人的心。對於鍾情文字,眷戀文字的我來講,俊的文字一如罌粟花,在我的內心深處開得妖艷明媚,花香雖深,卻讓人欲罷不能。

久了,漸漸地遺忘掉了最初的狂熱與溫存,開始以理性的思緒來審視這段情感,終是明白,原來,所有的美好與知遇,不過因為一個−−“情”字!這情,這愛,這溫暖,曾讓我們為之癡狂,為之迷戀,在我們都迷戀於彼此的時候,我們的內心不再安靜,想要得更多,想得到更多,想獲取更多。俊和我,猶如兩個完全性格不同的個體,他熱情,我安靜;他喜歡東遊西逛,我喜歡歡固守城池;他喜歡結朋交友,我喜歡靜默相守
company secretary service hong kong

我們之間的不同,久了,便成了我糾結的來源,我喜歡,便將自己的喜歡也強加於他的身上;我喜歡,便要求他與我一般喜歡;我堅貞,便要求他與我一般對他人冷漠。卻不知道,他並不喜歡!他喜歡自由呼吸的空間,他喜歡有個ェ敞的天地,他喜歡有一個廣闊的原野。這一切的不同,都讓我感覺無所適從。那麼多的日子堆積起來的甜蜜,一下子被粉碎得不餘一絲一毫,我找不回曾經的淡然,所有的心思都只是圍繞他而轉動,我不快樂,我不開心,我不高興極了。

我的眼裡總含著淚,敲出來的每一個字裡都瀰漫著淡淡的憂傷與疼痛。我不說,他也知道,那麼長的日子,彼此之間的熟知,已經讓我們懂得了,沉默也是一種傷害。我的善變,讓俊也變得不開心,他小心翼翼,卻總也無法讓我快樂起來,我尋遍所有的角落,都無法揀拾起過往的淡雅與知性海外升學
ラベル:barcode-label
posted by cocolung at 15:29| Comment(0) | 是不是幸福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