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4月17日

陽光照耀

最初的墨以給來了堅硬的鋼鐵,最後的幽藍已給了柔弱的情節,無怨的等待,早成了可凝的聲音,抓一把盡是淚滴。舉起溫文的酒杯,痛 飲繁華的浮躁,宣洩心中的不滿。有一種酒,是用惜別的淚釀成,有一種情像酒,紅塵已經疲憊,灰燼漸漸淒冷,“梁祝”只能獨飲,心 醉在果樹下無聲的等待。狄更斯說過:“成熟的愛情,敬意,衷心並不輕易表現出來,它的聲音是低的,它是謙遜的,退讓的,潛伏的,等待了又等待。”就像那沉 淪在歲月,苦苦在蘋果樹下等待的人。看著夕陽中的老太,微微露出的容顏。

不禁有一縷憂傷,讓我想起泰戈爾說的那句:“年輕時,我的生命 有如一朵花,當春天的輕風來到她門前乞求時,從她的豐盛中飄落一兩片花瓣,她使你從未 感到損失。現在,韶華已逝,我的生命就有如一個果子,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分讓,只等待著將她和豐滿甜美的全部負擔一起奉獻出發。”夕陽下年邁的老太不正 如此嗎,那從不厭倦的等待在夕陽中落下,在黎明前又重生。不知是誰說過這樣一句話,他說:“有一種默契叫做心照不宣;有一種感覺叫妙不可言;有一種幸福叫 做有你相伴,有一種思念叫望眼欲穿。”用在老太身上在合適部過了。晨曦漸漸來臨,陽光照耀著蘋果樹下默默等待的老人,身影越發拉長……
【関連する記事】
posted by cocolung at 11:25| Comment(0) | Dermes Review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11月18日

健康生活撇去暗瘡好

建議健康的生活唔會呃錢,造就容顏煥發的健康膚色

在我們的生活周圍,人們總會受到生活和工作中的各種干擾,所以很多時候,人們的身體和肌膚都會給大家發出吃不消的信號,這個時Dr Max候如果大家忽略的話好唔好,後果是非常可怕的,所以大家一定要重視機體給自己發出的K店信號,讓自己的生活和工作變的健康起來,就不會輕易生暗瘡這樣才能夠讓自己的容顏煥發出健康。

現在很多護膚品出現在了大家的周圍,然而這些都是輔助產品,最重Dr Max要的還是要大家的身體真正的呈現出健康的狀態才是最重要的。秋冬季節來襲,很多人的皮膚變得干黃,這個時候大家就會想到補水,祛黃,說到方法的時候,人們就會各持己見了,顧問說有些人生暗瘡依靠化妝品和護膚品來遮蓋,這隻是表面,然而一些人選擇食療,更多的會因為方法不當導Dr Max致體重升高。

這個時候小編來為大家推薦,給臉部補水,就要在晚上潔面之後用熱毛巾敷臉,這樣可以讓毛孔都張開,加上護膚品的幫助,一定能夠讓肌膚變的水水的。皮膚偏黃的話,大多都是不適應季節造成的,建議可以去做面部補水,另一方面就要食療了,女人是離不開各種維生素群和蛋白質的,所以大家可以根據這兩方面來補充一下自己的身體所需。

我覺得既然信得過唔會呃錢,平時健康生活再去美容院做些基本療程,就可以保持很多的皮膚狀態。

posted by cocolung at 16:34| Dr Max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11月11日

旅行應該是一件追尋自我的事情

這個電話很突然,弄得我有些不知所措,也擾亂了我的思緒,讓我一時不知該給他什麼樣的建議,又如何合理且適合他。
想了想,最後只簡單地說了句,就去你最想去的地方!
從他的語氣裏可以知道,這答案顯然不是他想要的,但卻是我真誠給的,而非敷衍的建議。
我知道也許他並非理解,而我也沒做過多解釋。現在想想,倒是應該說清道明的。所以我打算在這裡舊事重提,並作解剖分析。
如果是在以前有人問我這樣的問題,我一定會不假思索地推薦他去西藏;但從這趟旅行回來以後,我的觀點有了徹底的改變,不是不會了,而是更冷靜也更理智了。我會根據他的喜好,而給一些適合他的建議。
這兩年也算走過了不少地方,但在我心裡,確實沒有哪個地方能勝過西藏所給我帶來的喜ス和震撼的。
毫無疑問,西藏是很多人夢寐以求想去的聖地。但也不得不承認,不是所有人都這樣想。我有一個表弟在我去西藏的時候,就曾表示過他對那兒沒有丁點的興趣。我當時覺得萬分不解,心想居然還有不喜歡西藏的人。現在回想起來,真覺得那時的自己好幼稚!
每次旅行前,我在路線的選擇和行程的安排方面,都會按照自己的想法制定計劃,選擇自己最想看的景點,偶爾也會在網上參考一下驢友寫的遊記,但僅僅只是參考。
合我心意的,我一定會去;不合我心意的,任你說得天花亂墜,我也無動於衷。
但我就曾遇到過另一類人。他們根本就是懶得去做行程安排,網上說哪裡好他們就選擇去哪兒,隨便找一些寫得精彩的遊記看看,最後在別人的“指導路線”下走著自己的路。
我倒不是說這樣不好,只是覺得很可惜。在我看來,旅行應該是一件追尋自我的事情,而不是盲目跟風。適合別人的,未必適合你;而別人能走的精彩的,你走起來未必如他般精彩。要麼,我只能說你有錢,或者太阯ケ。
posted by cocolung at 12:04|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10月09日

一瓣心香,桃花紅了誰。

夜裏,獨自著寂寞的心情,冷冷清清,心情起起落落,飄渺不定,在漆K夜裏,借著微博的月光,寫下悲哀的美,有誰能體會?凝望的目光站立著太多的訴說,也許 是疲憊太久,足跡總顯得很浮躁,怎麼也看不到,怎麼也聽不到你在K色的蒼鷹裏繞過我為你長出的嫩枝;漂浮的太多站在風中,看著自己化為灰燼紅葡萄酒不問結局如何。

  
  燈火闌珊,墨蹟未乾,獨自的等待,誰的身影若隱若現,月兒落下了晚風悸痛的胸膛,細雨漲了我苦苦的回望;是誰往返在燈紅酒香C為你拉開一簾幽夢,半夢半醒共愁眠?
  
  書寫惆悵千萬句,難盡心中斷腸詞,淺行壟上,淺掬紅塵,無約的期盼固守了誰的牽掛?一捧記憶的水,菊花臺裏若隱若現繁華落盡後的一抹離殤;往事,靜靜 的感受煙花散盡後的夕顏,默默綻放,暖一袖水墨,流年碎影你百轉千回之後,一份靜美落在了夢裏,昨夜的星辰,亂了誰的心梢?醉了誰的水袖輕舞?千杯也盡, 天涯咫尺秋水伊人的美,廣袖風開思念,繾綣千年。
  
  一瓣心香,桃花紅了誰。一笑回眸,塵緣醉了誰。斟一杯青稞酒,將你的微笑與溫柔喝盡,脹滿離別的目光;一句珍重,你天涯送了“誰”?車輪紮過我的流連 與失落,緊裹著你野性的碧藍,回首白雲深處你依然深情的凝望;心,留在了一點靈犀裏也許,激情空虛千年疲憊再也無法支撐湮滅了那片高山流水的夢想。
  
  一簾幽夢,憑欄念了誰護髮產品
  
  書寫惆悵千萬句,難盡心中斷腸詞,彼岸花開,一地相思,兩處閑愁;彼岸幽香,看煙雨樓臺多少舊夢?在水一方,我著一身荷塘月色,蕩一葉輕舟,劃過漢月 清溝,穿過唐風宋韻,尋你在煙波浩渺的幽藍裏!只想,為你淡水嫣然,抹去一生的塵埃;只想,為你暗香浮動,拂去你眉間的清愁;如果你是一副清新素雅的水 墨,我願是那高山流水,在墨香中挺拔奔騰;如果你是一首青花瓷,我願是你那瓷釉上的一朵青花,在你的心弦上曼妙起舞。
  
  相思皺裂了梧桐樹旁的目光,沉默著,走過花開花謝的季節;既然無緣,為何想見;既不願相牽,為何展顏;茫茫壟上,哀傷淡淡,幽幽獨白,滑落殘香,你 看,是誰,在紅樓寶黛中,愛恨離愁中揮筆勾墨,演繹前世的澆灌今生我用一世的淚水相還;又是誰纏綿在悠憂紅塵,山無棱天地合的絕唱;相知相望難相守,人在 天涯轉頭空;看春花滿天,看季節流轉,卻掩不住斑駁的心窗。燃盡風華,誰作了相思?撫了一地秋霜。彷徨的燈火闌珊,憔悴支離,行千山,涉萬水,鉛華洗盡淚 兩行;剪開輪回,我願化作清風明月,化作你的月為琴,風為曲,在你的素箋上淺唱低吟,奏一段錦瑟悠悠;
  
  如果可以,我願寂寞著塵埃,為你留下最後的清香,如果能和你相牽,我願坎坷輾轉離年,手捧著鮮花微笑著你破繭成蝶;如果回憶,可以讓現實在諾言和曾經的決心裏變得渺小,不堪一擊,我願執著的去等卸妝產品
posted by cocolung at 15:26| Comment(0) | 什麼變了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10月07日

我仿佛看到了又壹個結局

  因爲兩天的陣雨,天空都是陰的。午後天空像個耍小性子的女孩,突然的就放晴了,雲朵很白,風很清。更爲新鮮的是太陽,泛著耀眼的光,金燦金燦的,像原野大片大片的油菜花。
  偷閑是我工作時常有的事情,放下心間、手頭所有的事情,這刻,我就是自己的王,只要天不塌下來就成。人雖然沒有走出鬥室,心卻如風般自由,飛到窗外,飛到更高更遠的地方。真是好。
  倚在窗台,看那些花兒草兒們在陽光下多麽安詳,多麽靜怡,突然,腦子蹦出壹句−−花草恩寵的辦公室,花草恩寵的辦公室,無比燦爛的秋陽。
  馬上,立刻,我要將它們壹壹拍下來。
  我對著花瓶裏的花生苗說:“感謝妳的恩寵,于收獲妳的時節種下,于金秋的時節開花于我。說“感謝”多麽的卑微,然,除了說這兩個字,我別無表達。”花生,分別埋在盆子、杯子、瓶子裏,很快發芽,嫩酷I葉子,青翠的梗,才壹月的光景,今日清晨,我打掃完衛生,給花草們喂水的時候發現,紅色瓶子裏的花生苗竟然開了壹朵黃色的花兒,這著實驚喜了我−−我還從來沒看見過花生開花呐。也是近兩月的事情,老滿畫了壹幅關于花生的畫,我在讀圖的文中還寫下了“花生”的文章,還心生遺憾,落花而生的花生,我還未見過花開,這下滿了我這小小的意願,叫我怎麽不開心?心是誠的,花自會開,花都開了,煩惱還有什麽不能放下?
  小羅漢松,好青翠的展示,三株,像壹家三口,健康、活潑的生長,中間的壹株明顯的答瘢ア,硬是要結果的節奏哇。再大壹些,要重新移植成三盆,花草是有靈性的,到時候,還要將它們擺在壹起,不讓它們分開。
  格桑花,從七月起就開始壹朵壹朵的開,早開的,我都接了種子,壹部分包裹起來,壹部分分別埋在各個花盆裏,它們遇見合適的氣候,會發芽、長成,重新開戶。九月就要完了,雖然花兒也要謝幕,卻不忘最後時刻,還在使勁的開。
  從青苔裏扯出來的八月野槐,本來是生在山野丘陵,移駕我的室內,竟然也開花,開黃色的小花兒,葉子和有些像花生的葉子,花雖然是黃色的,但馥瓣不同。有壹朵早開的花,已開始結成細狹的豆莢,還要結果,真好。
  萬年青開花也有兩三個月了,起初是白色的,像壹葉孤帆,有人也叫它“壹帆風順”,時下白花逐漸變成青香C花已低迷,想是要歇了。原來,萬物也有秋天。
  新壹茬的田酸七,生命多麽頑強,入秋,卻不肯萎去,從我剪去的根部發出壹小簇壹小簇的新芽,多麽鮮嫩的香C多麽堅韌的生命。
  水養的蘭草,今年沒開花,有了合適的盆子,要移植,要開花。
  扡插的栀子,起初是水養的,壹月前將該成土培,活得雖然吃力,好在平安渡過艱難期,已經有些生命力了。
  榊f長得已經很好了。龜背竹懸在高處,和誰都不爭風。滴水觀音,心相映,遺憾的是,我從沒見過他們滴水的過程。路邊扯回來來的野草,養在小茶器裏,很歡喜。
  當初壹看就喜歡那個細長的玻璃瓶子,像觀音的淨瓶,花十塊錢淘來的,配上了纖細的竹類,才半月光景,已經抽出壹片新葉,微風輕漾,很歡喜。
  茶壺養的蘭草,很靈秀,很動感。
  我的小花園,同事給數了數,38瓶、盆、杯。其間有朋友來訪,愛極了的,就送上壹個。呵呵,很多人都喜歡,不是每個親,都有機會得到我的贈予。越兒來找我借書,在這些花草前留戀不已,我說,送上壹個。品香杯養的金邊吊蘭,長勢已經很好了,送給她,她的眉眼頓然放出光來。我叮囑她,只要不渴著它就好,清水喂養,壹日壹日,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安姐姐也要壹個,我都想好了,昨日淘來的幾個器皿,小巧玲珑,適合水養吊蘭,她來了,就給她騰壹株吊蘭在杯子裏,小石子定根,水培養,就是壹個很漂亮的小盆栽海外投資
  感謝這些花草,予我忘憂時光。
  感謝恩寵我的人和事情,予我美麗心情。
  
  我仿佛看到了又壹個結局
  
  起先,我是不願意接受鋒菲再次牽手這個事情的。然,近段時間的娛樂播報,都是在鬧騰這個。這些娛樂新聞,是團隊操作的也好,是狗仔隊的花邊也罷,都說無風不起浪,那麽,鋒菲再次牽手就是真的了。
  爲柏芝心疼。柏芝,也是我喜歡的女子,和王菲壹樣,都是敢恨敢愛的女子。柏芝也曾和小謝真切的相愛,不然,結婚幾年就不會連産兩子。在俗世的兩個男女中,孩子難道還不能說是愛情的産物嗎?至少,能說明,他們起初是真的想過普通家庭的生活的。
  就此形式,柏芝和孩兒他爹複合無望了。更爲搞笑的是,柏芝身後的經紀團隊,恰逢時宜的推出了她新的MV,以怨婦勵志的形式推出,到底要吸引那些心態的眼球。據說,這支MV都是柏芝親自操刀,那麽,我妥協,柏芝自己都接受了鋒菲的再度牽手,我這個八竿子打不著的俗人,又在壹旁著什麽急?操哪門子心?
  又爲王菲心疼。這段重新開始的戀情,只是長短的事情,最終,還是會分手,還是會再次離開。因爲,王菲這麽多年壹直在唱著−−沒有什麽會永垂不朽。所以,對他們的這段重新開始的愛情,我不祝福,也不喝倒彩,只是冷眼旁觀村屋按揭
  然,從事演藝事業的男女,愛情來得真實,結束得也真切,來與去,都是果斷、幹脆。愛情與他們,是靈感和激情的支撐,而這些,都只爲藝術服務。
  反複地說,大明星,大家們,不適合婚姻,談談戀愛就好。
  又或許,天後、天帝們的愛情,壓根就不是我們平常人可以翻閱、觀摩的,他們愛他們的,他們恨他們的,生活也好,藝術也好,無非都是在演戲給人看,取ス別人,也討好自己。如此而已。
  所有的心情,王菲都已唱盡。所有的結局,早已寫好。所謂的故事,都是爲開始、結合、離開、重逢這個主題展開。
  愛到不能愛,聚到終需散。紅塵裏的各色男女,都這樣。那麽,還有什麽可以去要求“永垂不朽”牛奶敏感
posted by cocolung at 16:03|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9月26日

家家戶戶還是靠分點可憐的糧食過日子

七十年代初,那時生產隊還是大集體,家家戶戶還是靠分點可憐的糧食過日子。我家屬於自己支配的土地只有半田地,就是每天喝稀飯糧食也不夠吃,所以糧食對於我家來講就是金子般的珍貴。那天我出生時,正巧趕上生產隊分山芋(紅薯),一點點的我也算得上一口人了。於是,我大大(爸爸)立即把我出生的消息傳遍整個村莊,當然也傳到了生產隊隊長、會計的耳中。他們除了對我家表示祝賀之外,決定分一大堆山芋給我家。頓時,我家院子裏山芋堆得像小山救世軍卜維廉中學。你看把我家人樂的,比我來到世界上還興奮。鄰居們都紛紛前來看熱鬧,那時男女老少都在家,沒有出外打工的事,不一會,我家十來平米的小院擠滿了人,看似是來看我的,其實眼睛都盯著院子裏的那一大堆山芋。装轣A嫉妒……他們都在懊悔這關鍵時刻沒生個孩子。我奶奶是個最善良的人,她除了忙著照顧我媽還有我之外,還安慰鄰居們說:“下次分糧食,你們家生孩子也能趕上。如果糧食不夠吃,可以來我家借,我二話不說!嘿嘿嘿......"
  就因為我一不小心出生,卻改善了一家人的生活。嘿!就這一年沒問別人家借過糧食,日子真好過啊!漸漸的,我由出生時的四斤重長到十幾斤、幾十斤,一家人對我格外喜歡,因為天性老實,從不給家人添麻煩,從不爭吃爭穿。
  我沒上過幼稚園,那時我們村只有小學。學校離我家只有二百米遠,每天都是自去自回,調皮的哥哥也不帶著我,即使這樣我也不感到孤獨與害怕。表面看似柔弱的我,其實內心比任何人都強大,但別人沒發現這一點,大家都公認我是典型的老實頭。
  由於我大大的思想開明,女孩也該念書,於是我繼續念初中。不像別人家不給女孩讀書中港快運,都說女孩念書沒用,以後還是別人家的人。可大大說:“丫頭,你能念到什麼程度就念叨什麼程度。”他也沒打算我以後有多大出息,就是讓我識字多一點罷了。咦!1988年中考,我竟然考上了師範學校!這是我家人預料之中的事,因為我是苦出來的。又一驚天動地的事發生了。這下全村人都炸開了鍋,都不敢相信小村子裏還出了個金鳳凰。因為我是我們村第一個考上師範學校的學生,又是個女孩,當然很稀罕啦!直到我真正去師範學校讀書了,小村子才逐漸恢復了平靜。
  師範畢業,我被分配到鄉鎮中心小學教書,工資一百多塊錢,父母的養育之恩終於得到了回報。工資定時交給家人買肥料、種子等,再也不用問別人家借錢了。似乎我家因我拿錢真的和別人家不一樣了。媽媽很低調,從不R耀自家閨女,可大大無論在哪都提起閨女拿錢的事,也不知別人煩不煩感,總之就是為我驕傲,為我們這個家自豪瑪姬美容
posted by cocolung at 13:06|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幸福往往是短暫地

她和他就讀於同壹所高中。她的班級在二樓,他的在壹樓。或許是那天陽光太過燦爛,在東邊窗戶本瞇著眼睛享受陽光的她,突兀的被他闖入了視線,逆著光的他無疑是讓她的心跳突然間亂了。於是後來總是尋找著他的身影,操場上,樓道間,甚至任何可以看到他的地方。他身高看起來壹米八五左右,皮膚很白,鼻子比她見過的外國人的還要好看,總之是男神臉。體型偏瘦。

是的,她暗戀他。她只想在遠處看著他,就很開心了。他是很冷的壹個人,給人的感覺是不好相處的。就這樣從高壹到高二,看到他身邊沒女生圍繞是那樣開心,每天看著他,她感覺每天的陽光都是那麽溫暖。唯壹可惜的是他不愛笑。高二開始分科,他依然在原來的那個班,她也沒變只是報了特長畫畫。時間越長,她甚至想每天更多的見到他,每次下課都從他們班走過假裝不經意的路過,看看他,有時,他在學習,有時在聽歌,有時在曬太陽。

她就這樣關註著他,可他甚至不知道她的存在。她以為他是不會笑的。直到有壹天她路過他的班級,看到他對著他後桌的女生笑的如此開心,還寵溺的彈那個女生的額頭。心酸與難過不斷的在心底蔓延。那個女生瘦瘦的,短短的齊劉海,頭發帶著點陽光的顏色,臉小小的,皮膚白白的,個頭不高不矮,看起來很清秀。看起來也很普通。再後來,她甚至想忘了他,因為看他對別的女生笑,她很痛苦。可是卻忘不了。依然忍不住去看他。慢慢的,她心疼他。

看到他後桌的女生經常看著窗外的天空發呆,他會偷偷的看著那個女生發呆,有時候還會故意欺負那女生,而那個女生表情呆呆的,眼神淡淡的,好似什麽都不重要。有時候,他會給那個女生講題,還會罵笨蛋,甚至逗那個女生笑,可後者永遠是迷惑而淡然的神情。有時候不知道他說了什麽,那個女生的表情變幻的很豐富,而他會哈哈大笑的直叫有趣。徹底顛覆了他在她心中冷漠的作風。她想,就這樣慢慢習慣吧。

很快,高三就快畢業了,她通過同學知道了他報考的大學,也報了同壹所大學。到大學,她依舊暗戀著他,後來在校園網上發現了他,開始和他聊天。說到他什麽時候會在哪會幹嘛,他很好奇,於是她坦白了從高中到大學暗戀他的事實。因為暗戀,所以關註。再後來她如願和他在壹起了,2013年,他為她策劃了壹個跨年表白,在學校的天臺上,有煙花,蠟燭及壹大束玫瑰花。她在那壹刻,是幸福的。

幸福往往是短暫地,後來她和他說了分手。而他也沒挽留。是否相愛彼此是可以感覺到的。其實,倆人分手後。他給高中時的那個後桌女生發短信說:分手了很難過,就算是因為感動而在壹起,也不曾後悔過。她是個好女孩。值得更好的。那個流年,誰卑微了誰的愛情?
posted by cocolung at 12:12|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9月03日

就讓我壹個人傷悲

坐在空蕩蕩的房間裏面,放壹首安靜的歌曲,然後單曲循環,霎那跌入回憶的漩渦,心中突然有壹種悲哀的感覺,安靜的徜徉在夢境般的流年裏,緬懷那些早已消散的往事,曾經以為自己,已經找尋到那個遺失的美好,後來才知是我太過天真,那份美好我不曾擁有,或者從來都不屬於我,那些不為人知的落寞和心酸,時刻在空蕩的房間回旋,寂寞的心又開始掙紮,卻找不到壹個排解憂愁的方式,或者寂寞也是唯壹對的選擇Dr Max教材

我已經習慣在這樣的夜晚,壹個人聽著憂傷的旋律,壹個人的世界裏,打著憂傷的節拍,於自己的影子在寂寥的K暗中,守壹場花開的寂寞,候壹幕光陰的輪回。曾經的故事,曾經路過的妳,我生命中的那些風景,那些快樂,都演沒在無情的歲月裏,我們壹直在遇見,卻也壹直在漂泊,只不過是壹場孤獨的旅行,細數往昔那些舍不得,那些放不下,歷經滄海滄田,來不及留戀,來不及守護,已經化成壹聲聲無奈的嘆息。

我想人生最大的遺憾,不是遇不到壹個懂妳的人,而是遇到了,卻無法擁有,那種失落,仿徨,心疼或者只有自己可以體會,很多時候,我都是靠著回憶的力量,來給予自己壹份堅持,假如沒有記憶的支撐,我不敢想象,自己會是怎樣的孤獨與無助?

我是壹個感性的人,我的情緒和感觸總是那麽多,我無法改變這樣的自己中港快遞,我習慣與寂寞為伴,破碎的流年裏,與文字為友,蔚籍自己不羈的靈魂,我心裏很清楚,那些丟失在彼岸的曾經,已經再也尋不回來,留下的只是壹地的薄涼。

我在想,假若人生不曾相遇,我將不會是現在的我,假如我們不曾遇見,我的靈魂還會不會繾綣在記憶的世界裏掙紮? 拂過記憶的帷幔,在這深沈的夜裏,與思念糾纏,只因此情已入骨,不是我喜歡寂寞,而是因為妳才寂寞。

歲月如風,我們的生命中有太多的銘記,也有太多的無法割舍,我徘徊在時光的路口,我卻茫然無措,我不知道我該將心擱置或寄存哪裏?再也沒有勇氣去撥打妳的電話,也沒有勇氣去打聽妳的近況,因為我知道,我沒有資格,盡管我那麽深愛,我的淚再壹次模糊了雙眼,寂寥的夜,就讓我壹個人傷悲,壹個人體會這種寂寞無處躲藏的滋味吧雪纖瘦
posted by cocolung at 13:11|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8月25日

等待生命的再度輪回

  居所附近有壹條靜靜的西塘河,披著壹身殘陽,等待晚風掀開夜幕,睡蓮在壹泓秋水中靜臥,赴壹場與八月纖塵不染的盟約。
  暮色蒼蒼,流年漫漫。秋風拂過睡蓮的心事,暗送壹池幽香,於這傍晚時分坐守寂寞,淡然活在自己的世界裏,憑任這兩岸紅塵如何紛擾。
  空靈如妳,精致如妳cellmax 團購,淡泊如妳,清靜如妳,妳是那壹朵水煙深處的羞花,在萬紫千紅中獨立雅韻。
  睡蓮,妳是那麽地美,把青克紅的絕世容顏浮在水面,裝點成世人眼中的風景,妳是那麽地靜,把莖藕的晦澀灰暗深藏在水下隨漪飄舞。不急不燥,不慌不忙,不張揚不標榜,只在曼妙之間矜持著那份無物可替的清高,晨曦昏鴉的碧泓清影裏獨守靜寂。
  妳在看那岸邊的情侶卿卿我我嗎?妳在陪伴那白衣飄飄的少女嗎?妳在聆聽那些岸上遠去的足音嗎?
  白天,妳綻開含羞的笑容,迎合那些驚艷的眼神,夜晚,妳微閉雙目,輕枕碧水,楚楚嬌嬌令人頓生憐惜,像是壹個冰肌脫俗的水中睡美人,做著壹簾瑰夢。
  那夢裏可曾有妳前世摯愛的魚郎?
  據說妳的前世是壹個美麗溫婉的女子,生活在壹個美麗偏僻的小山村,某年遭逢大旱,繞村而過的河水枯竭了,為了家人能喝上水,妳不停的奔波尋找水源,某壹日有著晨霧的早上,妳沿河而行,突然清晰地聽到壹聲;妳的眼睛真美。妳聞聲回頭望去,河床的淤泥裏有壹條魚正看著妳,那是壹條美麗的魚,身上的鱗片象天空壹樣湛藍,眸子溫柔,聲音清K。
  那回頭的壹望,已是緣定三生cellmax 團購
  魚對妳說,希望每天妳都來這裏看看他,每來壹次,就可以給妳壹罐水。當然這只是壹個善意的借口,然則妳卻和魚壹樣心靈纖塵不染。於是每天妳都在晨霧中赴約,魚也履行著他的承諾,家人問起水的來歷,妳總是笑而不言。
  隔水相望,心境相通,在那凝望的深情裏,情愫早已暗生。魚躍上岸來,化成壹個俊逸的少年郎,與妳牽手今生。原以為有情終成眷屬,從此雙棲雙飛,怎奈人魚殊途,常理難容,妳和魚的故事終於被村民知曉,認為魚對妳使了妖法,然後把妳關起來,拿著刀叉長槍聚集到河邊,用妳脅迫他現身,魚明知大難當頭,卻又放心不下妳,毅然不顧危險現出身來,就在那壹瞬間,村民的刀叉長槍無情的揮舞在魚的身上,魚在絕望中悲慘的死去。村民把魚的屍身拋在妳的腳下,警示妳從幻夢中醒來。妳不言亦無語,只是將魚冰冷的屍體抱在懷裏,走向小河隨妳的魚夫而去,菩薩感動妳的真情,超度妳化成池中的仙子,壹生與魚水相伴,那就是今天的妳−−−−睡蓮。
  想問妳,睡蓮,妳那麽安靜的固守著朝花夜霧,是不是早已通透了聚散分離,除了壹個橢圓的蓮臺,碧穀r水再也無法將妳心蕩起漣漪?
  想問妳,睡蓮,妳置人世萬千繁華於不顧,把葉化著水袖輕舞,淒清的月光下是不是舞盡了兩岸的恩愛情仇,葉脈楚楚的紋路間,再也無法丈量緣與無緣的距離?
  想問妳,睡蓮,這兩岸的紅塵過客,來來往往經過妳的身邊,為名所累,為利所投,如履薄冰的壹路艱辛,無暇駐足來品讀妳的雅致,是不是他們沈溺在熙熙攘攘中找不到心扉的渡口?是不是他們悟不透因果參不詳生死,才活不過妳嬌弱的生命?
  每個人都在仰慕妳的聖潔,每個人都想生當如蓮,可人無蓮心cellmax 團購,每天都活在浮躁之中,永不知足。哪有妳的從容?哪有妳的淡泊?哪有妳無言的靜默?披壹縷月光輕語芳華,連花瓣也明如琉璃,連水露也瑩成琥珀,枕著柔水,露著笑靨,把那壹切的煩惱憂愁擋在三尺蓮臺之外,癡笑紅塵。
  壹蓮壹世界,妳的世界是秋水無聲的靜謐,俗世有幾人能懂妳的心事?妳的心只有純凈,無欲無念的純凈,沒有困惑沒有紛擾,悠悠泅渡流年,來之從容,去之淡然,即便秋寒霜盡之時,妳花謝藕殘雕零在壹池寒水之中,妳高貴的品質,典雅的韻姿,靜靜的矜持,以及妳的嫵媚妳的淺淚妳的情懷,都合攏在八月末央的最深處,碧泓清影還彌散著妳徒留的沁香,枯莖支撐著妳找尋前世今生的永恒,等待生命的再度輪回。
  那岸上賞蓮的人不知下壹個又將是誰,妳卻依然是妳,展現美麗風姿,靜守壹池碧水,在秋盡寒霜之前,用那暗隱的慈悲,或開或合,度化有緣人cellmax 團購
posted by cocolung at 17:01|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8月21日

心境是肌體的調節器

事業是生命的長青樹。沒有事業的女人,空有一個驅殼。趙淑俠自認是 用生命去寫作,是打開眼界和心界,去向芸芸眾生傾訴情懷,去與大千世界交流情感。她的寫作之旅也曾走過一條坎坷的路,早期是寫她的思鄉之戀,離鄉之愁;繼 爾寫海外遊子靈魂深處的寂寞與痛楚,寫他們客居異鄉奮鬥不息的歷程和悲歡;近些年則探尋用優美的文字去表達屬於靈性的東西,用真誠的人生態度去寫人們生活 中的困惑,寫人們從追求生活層次到追求生命層次的抗爭和拼搏,每每試圖從中給人們以生活的真諦,給人們以生命的啟悟。有了這樣的追求,今天的趙淑俠雖然已 不是風華正茂的韶華女子,可她的才情恰如吐魯番的葡萄,在成熟中透出怡人的清香甘甜,生命也就在充實和完美中更具豐澤,更有意義了酒店
  心境是肌體的調節器。缺乏恬靜的心境,再美的女人也徒有虛表。人生多變,世事無常,趙淑俠這一生也幾經沉浮。雖然她並未完全向我剖白,但我可以 感覺到,她也曾飽嘗失戀的痛苦,也曾為遠離祖國而悲傷,更有在文學道路上求索的沉淪與昇華。面對磨難和挫折,她沒有退卻,沒有追悔,而是微笑著迎風踏浪前 行,而是堅毅地披荊斬棘前行。一個女人,在風起雲湧中又何來這平靜如止水般的心境,又何來這高深如遊雲般的心境?趙淑俠學生時代就喜歡哲學,就醉心於研讀 大哲學家的論著。隨著年齡的搨キ,生活閱歷的積累,她又從中國傳統的儒學、佛學中吸收精華,以一種求真、向善、唯美的心態去思索人生,領悟人生。她動情地 告訴我,過去自己似乎在紅塵中與人推來推去,清醒地看著一些人繼續往前走了SEO網站優化,一些人則自然而然隱退了;現在自己似乎是站在一個山口上,低下頭來,仍能看到 一些人在爭爭吵吵中了卻此生。哲理使她產生智慧,透過智慧她終於從痛苦中走出來,更成熟,更開闊。我想,大概正是有一款這樣的心境,才如水分一般潤澤人的 肌膚,滋養人的容顏,使心靈和肌體得到有機的調節,因而才少了幾分浮躁,多了幾分理性,讓生活更踏實,讓生命更完美。
  氣質是容貌的美容劑。沒有氣質的美,只能是殘缺的美。說到底,女人若真有永恆的美,當屬於深蘊於容貌中清純灑脫的氣質美。容貌是有形的,看得 見,摸得著;氣質雖是無形的,卻也看得出,感覺得到。好像女人臉上的光彩,臉雖不十分動人,光彩卻十分迷人,迷人的光彩可以讓一張原本並不十分動人的臉也 生動起來。這種光彩是五光十色的聚合,善良的心靈,豁達的性格,豐富的情感,淵博的學識,高尚的情操,良好的素養,優雅的靈性,似涓涓細流匯入江河,便將 一份實實在在的美、質樸典雅的美,永久地鐫刻在了女人的臉上。因而趙淑俠才篤信,一個能真正去愛人、愛事業、愛理想的人,非但不容易老,眉宇間還會有一種 開闊自信之美。似這般有雍容氣質的女人hifu 瘦面,不怕老,不服老,衰老似乎總是與她離得很遠,衰老也就終歸無法嚇倒她,征服她。哪怕她進入七十古稀之年,定然仍是 一個老而不衰的女人,仍是一個秀外慧中的老太太。趙淑俠就曾說過,“要創造出一個不受形體的影響。茂茂常青的精神世界來,在那裏保持著青春常在。”因而她 才始終“我盡我心,做我想做而該做的二手辦公室傢俬。”
ラベル:女人
posted by cocolung at 13:53|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