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6月18日

生與死的距離

說實話,蕭紅的這本並不長的傳世經典《生死場》我看了好久也沒讀完,壹直停留在第八章就沒再讀下去了。不是寫的不好,而是寫的太好。每壹章,每壹個人物,每壹個日常生活場景都有不經意間絞痛心臟的點。它比之於《呼蘭河傳》,更見作者深厚的功底;較之《小城三月》,更震撼人心。生,死,多麽讓人敬畏的字眼,可是在生死場裏,生死變得如此卑微,農家無論是菜棵,或是壹株茅草也要超過人的價值,讀之不禁叫人脊背發涼。

蕭紅為《生死場》創作的封面:半K半紅的圖案。在經典的男性批評家看來,觸目驚心的紅色是人民的鮮血;而在女性批評家看來,那是女人分娩生產時流的血。在第八章鬼子進村之前,民族主義還沒上升到主旋律的高度,全文的主題主要放在對女性身體的解讀 婚礼之行-蜜月度假

在不正當的男女關系中−−成業和金枝在草叢的私會開始,女性的身體出現變化,同時連帶著羞恥、辱罵、焦慮以及恐懼。當金枝知道自己懷孕後,“她抽扭著說:‘娘・・・・・・把女兒嫁給福發的侄子吧!我肚子裏不是・・・・・・病,是・・・・・・”,金枝媽到這時節更要打罵女兒了吧,可是並不是那樣,“母親好象本身有了罪惡感,聽了這話,立刻麻木著了,很長的時間她象不存在壹樣”,“她又想說,但是淚水塞滿了她的嗓子,象是女兒窒息了她的生命似的,好象女兒把她羞辱死!”在極度痛苦和屈辱中,金枝生下了女嬰,但不到1個月,她的父親成業認為她們母女倆拖累了自己的生活,竟把自己未滿月的女兒活活摔死。原本屬於人的本能歡愉的男女關系因這女性身體的變化及詛咒而籠罩了壹層苦難的陰霾暗瘡印

月英,曾是全村最美麗,最溫和的女人,可是壹過門就患了癱病,“起初她的丈夫替她請神、燒香,也跑到土地廟前索藥,後來就連城裏的廟也去燒香,”可是病情非沒有好轉,反而每況愈下,後來做丈夫的覺得自己責任盡了,就開始咒罵她,不給她水喝,不給她飯吃。就像《呼蘭河傳》裏的小團圓媳婦,活生生的被請神燒香的巫婆折磨死了。活著對月英來說已成為壹種折磨,這是怎樣的苦痛才能讓壹個青春年華的女人只戀死,不戀生。《生死場》對舊農村女性悲慘奴隸生活深刻描繪讓人讀著觸目驚心。

在鄉村,人和動物壹起忙著生,忙著死。墳場是死的城郭,沒有花香,沒有蟲鳴;即使有蟲,那都是唱奏著別離歌,陪伴著說不盡的死者永久的寂寞嬰兒背帶

posted by cocolung at 16:48|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6月12日

古人說的知天命的日子到了

 父親不受人尊重的理由很多。固執是首當其衝的一個,暴躁屈居第二,忝陪第三的,則是為人父而不盡責。不能再往下排了,做兒女的,總得給父親留點臉面。
  但我還是想違背一下做兒女的原則,Neo skin lab 好唔好細說說父親的不是。
  就從父親的固執說起吧。父親的固執,使我們一家人的生活,一再跌入生活的低谷。從我記事起,我們一家就生活在貧困交加中,好在那時大家都窮成一個模式。不敢想,一想那日子就被抽去了精氣神。
  父親當過不到一年的生產隊長,不是他多有能力,而是他除了勤扒苦做,還會憨吃苕幹,幹活不惜死力的那種。隊員們本以為,找了一個不偷懶的人當隊長,幹活時可以少背上一個人的活路,孰料,父親以自己的苦做苕幹要求所有的隊員向自己看齊。
  五個指頭伸出來是有長短的,鄉下有句老話,吃不過人是各人的飯碗,做不贏人是各人的手段。吃不過父親也做不贏父親的隊員們就使出手段,把父親的隊長拿了下來。
  人生的輝煌至此結束,父親是不甘的,好在生產隊很快解體,包產到戶,父親對家裏生產獨行專斷。結果是,高產雜交稻進入農村五年後,父親才接受這個新生事物,這是以家庭經濟五年入不敷出為代價換來的。
  一步落後步步落後的父親被兩個哥哥沖天的怨氣拉下馬來,大權旁落。
  那時他才五十歲,古人說的知天命的日子到了。
  父親沒有知天命,也沒有順應天命,他的脾氣無端暴躁起來,沾不得酒,一沾酒就吼叫咆哮,為此嚇哭了幾次哥嫂剛出生的孩子,哥嫂口中就有了微詞辦公室文具, 不僅分了家過,還不讓他帶孫子。沒見識過父親暴躁脾氣的村裏人很意外,在他們眼裏,父親是個和善的人,樹葉掉下來都怕砸了頭的那種。
  父親是個懦弱的人,他在家裏的暴躁,是要掩飾自己在外面的懦弱。明白了這點,我深為父親悲哀。
  可惜,這種悲哀的日子老天爺都吝嗇著,不願意多給我幾年。
  一向以勤扒苦做憨吃苕幹的父親過了六十以後,做不贏一個人,也吃不過一個人了。
  先是心臟有了問題,再就是腿腳,腫得像牛膝。請醫生看了,說是年輕時做得狠了,靜脈曲張導致,用了藥,腿不腫了,那血管卻嚇人地暴起,我臆想,是不是父親的暴戾之氣都鑽進血管裏潛伏著了。
  這個時候的父親,脾氣已經難得地溫和了,醫生嚴重警告過,想多活幾年,就少發脾氣,他的心臟比家裏餵養的肉雞強不了多少,承受能力極為脆弱。父親親眼看見一只肉雞因為隔壁人家辦喜事,一個響炮嚇得當場死亡,連撲棱一下翅膀掙扎的意識都沒有,父親當時臉就白了。
  我是在父親臉色真正白如錫紙時趕回的鄉下。名義上是護理,心裏卻是擔心父親突然就上了路,父母在不遠遊這類古訓不遵也就算了,病榻前總得有點盡孝的模樣吧瑪姬美容集團呃錢
posted by cocolung at 11:38|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6月03日

多少夜間行車的經驗

   學會開車之後,平常很少在夜間“動”車,除了非開不可,所以並沒有多少夜間行車的經驗。但九月份由於工作地點的改變,離家遠了許多,每週有兩天晚上都要八九點才能下班回家。

 工作單位靠近涪江,雖說仍在城區,但還是稍嫌偏僻了一些。離公車站也還很有一段距離,加之單位周圍的拆遷,路也沒有修好,一下雨就是一路泥濘,車身 也自然滿是泥漿,仿佛是在山區的土路開車似的。後來得之單位有車接送,本身也想乘坐,但有幾晚上下班稍早點,那時又不好趕車,所以只好免為其難,每天開車 上下班了Maggie BeautyK店

 通常情況下班後徑直奔向車子,坐上車,打燃火,開啟近光燈,倒車三五米左右,然後向前右轉,拐兩個彎便上了河邊的路口。

 天當然早已經漆K一團了,道路上車來車往,都開著醒目的車燈,在K夜中招搖著前行,或快或慢,全然不理會我似的。為了不讓過往的車因我的車燈感到晃 眼,我只打開了近光燈。等到合適的時機,我才緩慢地打右轉向燈;如對面沒有來車,我會稍加速地轉彎,迅速地將車身擺正到自己的行車道上Maggie BeautyK店

 路不是很ェ闊,大致相當於兩條車道的距離。有些時候,對向沒有車來,這時我會打開遠光燈,稍用力“點”一下油門並保持著同樣的力度,漸漸車子速度快了 很多。同時將身子坐正,或者略向前傾一點,眼睛緊盯著車窗的正前方略向右的方向,用餘光注意著右側,生怕在K暗中竄出行人和電動車來,因為有些行人是不講 規矩的。

 那一天,我駕駛車輛正常行駛著,大約100米開外,對向車輛至少三五輛車開著耀眼的遠燈光,黃澄澄的色澤,刺眼的太陽光一 般,簡直有些放肆地直逼我的 車而來。緊接著又散開來,繼而彌漫成好大一片“光團”,我眼前一陣目眩,幾乎什麼也看不見。最前面的那一輛絕對是經過改裝後的燈飾,自然更是牛氣沖天,雪 白的一大片光圈亳不客氣地掃過來,仿佛要將我的車吞沒似的,完全湮滅了整條狹窄的道路。看到這種情況,我下意識地閃了兩下遠光燈,提醒對面的車能變換為 近光燈;但過了好幾秒,對方根本沒有任何回應的動作,依舊霸道地亮起讓人厭惡的強光。不得已,我將車速降到二十碼左右,右腳放到刹車上,做出一副隨時準備 停車的架式。冷不防從車右側又“射”出一輛電動車,一溜煙將我甩到了後面。漸漸地,只覺得眼睛有些酸痛,而且這種程度是越來越重。我很快地眨了眨眼,但眼 睛的刺痛感並沒有多少減輕Maggie BeautyK店
posted by cocolung at 18:22| Comment(0) | 什麼變了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5月22日

我的旅行,遲早也會開始

張小憫說過,真的喜歡一個人,就應該還會喜歡她十年後的樣子(已經第二次提到了吧)。十年過後,我還健在的話,也不知道會有怎樣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或許會成為一個呵護妻子的丈夫,成為一個保護孩子的父親,成為我現在的家庭和我以後的家庭的唯一依靠,又或許,十年二十年過後,我還是我,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一個人,始終一個人,不一定是因為等你,也許還有一些寧願孤獨的原因。我不知道該如何承諾喜歡一個人長達十年或二十年之久,要對一個人做出如此曠日持久的堅持,這實在是很困難雪纖瘦

真正的喜歡一個人,如果懂得把握一個尺度,喜歡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事,在我還知道你心裡裝有別人的時候,不會強行的把自己塞進去,不會插手你的幸福。我會做一個局外人,看你,看你們在一起就已足夠,在錯誤的感情裡,就像兩個人拉著緊繃一觸即斷的橡皮筋,受傷的總是不肯放手的一方,而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不能放手的,痛了,就自然會放下。再給我一點時間,十天半月,十年二十年或者更久一些,讓看見你幸福美滿,讓我看見有陽光照在你微笑的臉上,這樣,當我開始一個人的旅途的時候,便沒有什麼好牽掛的了,我不覺得我對於擁有抱著如何強烈的爭取態度。

你始終不是一個甘願停留的人,我也會離開呆過的地方,離開喜歡過的人,我越來越想去世界上的很多地方。記得三毛說要一心去撒哈拉,荷西說你總是東奔西跑的,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在一起,在荷西想來,唯有跟著心愛的三毛東奔西跑才能把三毛留在身邊,於是他跑到撒哈拉上等三毛,結果和三毛結婚了,荷西苦戀三毛三年,三年過後,當他擁抱著心愛的三毛的時候,心裡面是何等的滿足。想想自己,也才喜歡你不過將近兩年而已,兩年不到的時間,有時候覺得十分漫長,有時候彷彿隔世雪纖瘦

荷西的堅持,最終把三毛感動了,有那麼一個人願意等待三年,三毛是幸福的,三年的等待換來一生的相伴,荷西也該滿足了。

  那麼我呢?

  我們呢?

  你們呢?

記得你說過,你們是多麼的不容易,我知道你們這幾年來的舉步維艱,我知道我只能向你們抱以真誠的祝愿,我不能破壞別人的幸福,我自己也不具備破壞的能力,我沒有有過代替他的惡念,王子能給的,騎士永遠給不了,他是你值得託付一生的王子,我是一個只想要保護你的騎士。

不管怎麼樣,不管誰會忘記誰,再大的遺憾都只能停留在它發生的時間裡,春天萬物復甦,青蛙歌唱美人魚重生,公主和王子過著幸福的生活,在公主選擇王子的時候,騎士就只能離開。

我覺得沒有什麼遺憾是一輩子的,這麼多年來,這麼多人從我身邊走過,一面之緣的和一道起起落落的,忘記的和念念不忘的,所有的出現,最後都會消失,我的旅行,遲早也會開始,一個人也好,兩個人也罷,我會出發的,我要去海邊吹風,去每一個有陽光的地方排毒方法
posted by cocolung at 17:05| Comment(0) | 是不是幸福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5月14日

成功來自於堅持。

隱約間,感覺電視里傳來一陣馬頭琴的聲音,那樣悠揚、遙遠、蒼涼。
  
點上一支香煙,讓裊裊漂浮的煙,承載著思緒,隨著琴聲,漸漸地、漸漸地,越飄越遠,越飄越遠!
  
人生短短70年,七分之三是用來學習的轉讓生意
  
那是生命的花季,每天像鮮花一樣的綻放著。從學校到學校,那些清純美好的歲月,在激情澎湃和幻想中交織。從童真的天真爛漫的純潔到少不更事的情竇初開;從懵懵懂懂的無知到豪情萬丈熱血沸騰的理想青年,為了夢想和理想,在學海書山中,艱難地跋涉。到了走入社會大學,理想與現實發生了猛烈的碰撞,理想被現實擊的粉碎。失敗、挫折、惶惑、苦痛、迷茫,如狂風暴雨般一股腦劈頭蓋臉的襲來。於是,在經歷了許許多多、起起伏伏的磨練後,漸漸地開始學會了圓滑,世故,現實。失去了激情,卻變得圓滑;少了幻想,卻多了踏實;少了清純,卻多了世故;丟了理想,卻撿到了現實。在物慾流的社會歷練中,在一次次的思想的調整下,年少時的夢,逐漸地消失、淡忘。思想和行為,漸漸地被規範到世俗的軌道上。
  
  七分之二是用來成長的。
  
這時候的人,開始真正懂得生活為何物了。很多人開始按部就班,為了生存而活著,因為他們沒有選擇,只有好好地朝五晚九,才能拿到那份薪水,過上平靜而淡薄的日子。有的人還在拼命地努力,想盡各種方法,為自己的夢想而努力,大部分終究要碰得頭破血流,因為社會只會青睞少部分上帝眷顧的人,最後,在失意和沮喪中,渾渾噩噩地走向老年。有的人不停的跳來跳去,努力尋找適合自己的路,光陰荏苒,在尋尋覓覓中流逝了歲月,驀然回首,只剩下老去的芳華Pretty renew 美容
  
  有人說,成功來自於堅持。又有人說,堅持走在錯誤的道路上,那是固執,是愚蠢。可當我們在K暗中摸索,在沒有看到黎明前的曙光的時候,誰能說自己走的路是對的。而且,在匆匆忙忙的道路上,有多少人記得,什麼是自己真正想要的?
  
  什麼是成功?什麼是幸福?
  
  有錢有勢就是幸福嗎?前段時間遇到一戰友,應該說混的還不錯,經過幾十年打拼,也算是功成名就。可他自己卻說:沒意思。僅僅三個字,卻是那樣的意味深長。也許倉促間一路走來,還沒來得及想,人生就已經定型了,回過頭去看,卻發現那並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青少年時候的理想和夢幻,早已經變得支離破碎,甚至了無踪影。
  
  最後七分之二。
  
這時的人生已經像凝固了的雕塑無法改變,除非有來生。看著鏡子裡滿臉的溝壑和斑白的兩鬢,回首往事,總會在回憶那些流逝的歲月和自己走過的路。那些年輕時思想裡的星星點點,在清茶淡淡的香味裡,早已經漸漸地在人生的旅程中飄逝而去。那些美好的愛情,理想,追求,信念,早已不知所踪。在那凡夫俗子的面具下,多少的酸甜苦辣,個中滋味,也許只有自己才能知道。而隨著年齡的搨キ,時間已經成為了奢侈品,面對倉惶的人生,珍惜和回味,成了最後的夕陽Pretty renew 美容
posted by cocolung at 16:27|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5月07日

仍記得很多年前的那個午後!

奶茶,這樣一個固執到偏執,偏執到癡狂的女子。於音樂,飛蛾撲火的狂熱。於愛情,不死不休的執著。她的愛情,鋪天蓋地,洋洋灑灑,整個世界都看得到,可又有多少人是真心是為她祝福的?又有多少人不是轉身後對她嗤之以鼻?即便她知道在最無可能交集的兩個人面前,談愛情似乎是最最可恥的。可是呵,愛情來了擋都擋不住,想必這樣一個女子注定是要為愛而生,為愛而狂的。apartment for rent
 
 
韶華易逝,光陰滾滾而過,仍記得很多年前的那個午後,她是以怎樣的姿態觸動了我。那時的我,剛剛結束一段感情,鬱鬱寡歡的我極欲躲避每一個喧囂之處,於是拖著沉重的腳步走進了書店,在隨手翻閱的一本雜誌裡,我邂逅了這個女子。才知道在那一刻,原來世界上還有於我如此同病相憐之人,甚至比我更憂傷,更落寞,更偏執,更狂熱。在那一刻,我的一己之悲和她浩浩蕩蕩的憂傷相比,似乎沒有了一點意義。我開始找到了排遣憂傷的理由,而後那些纏繞著我許久,紛亂而又矛盾的心結,也開始逐漸明了。
 
 
我開始更多的關注著這個突然闖入自己的世界的女子,似乎整個青春都與她纏繞在一起。這個女子,一路高唱著自己的愛情,轟轟烈烈,不死不休,抵死纏綿。她愛到荼蘼,​​她唱到歇斯底里,她不計前嫌,她不問後果,她用心吶喊自己的青春,她用音樂承載著自己的靈魂。這是怎樣的一種愛?又是怎樣的一種痛?Touch Monitor
 
 
想為你做件事/讓你更快樂的事/好在你的心中/埋下我的名字/……你看,她愛的那麼卑微。即使光環縈繞,名聲遠揚又如何,她也只是凡人,她想要的無非只是愛情裡卑微的一席之地,可是呵,這一切卻離她遠隔幾個世紀的距離。otterbox commuter
posted by cocolung at 13:08|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5月05日

那是的我们家裡苦!

父親說他念高中時,家裡苦,帶菜吃飯總沒有什麼菜,基本是青菜與鹽菜,菜裡的豆油很少很少,一次他考試考得相當好,老師家訪表揚了多次,他父母第二天起早排隊買了一大塊板油,熬成脂油渣,和黃豆一起炒,最後放鹽菜,那個香父親至今沒忘,去校時他母親把菜放進了陶瓷罐,他帶了幾年的菜罐,高高興興走去學校,半路由於饞得鬧心,於是拿出一塊放在嘴裡吃,因為好吃,他走一段吃一口,也許是開心而分心,跨一條溝渠時,把菜罐跌碎了,看著地上的沙土與碎片,父親不知如何是好,心疼得直掉眼淚,最後把布書包裡的書倒出來,撕了兩頁書襯底,用手把菜撿起來,放進包裡帶到了學校,由於沒了罐子,又被發現帶有油膩的書包,被他父母罵過幾次,但他始終沒敢告訴是偷吃跌的,並還撕了書。Voting System

而我進入高中,也住在學校,那時學生是可以帶菜蒸飯的,星期天下午,父母就把大搪瓷杯洗乾淨並倒放在那兒,等我回校時,就幫我把菜夾進杯子,用網袋扣係好,順便給我五元錢,經常囑咐要放放好,當心點,這是一個星期的費用。

高三某天的星期一上午,我怎麼也找不著要用的試卷,肯定是忘在家裡了,下午老師上課是要分析的,沒辦法,一放飯,我急急乘車回了家。iphone 3gs cases

到家時,大門還關著,從場上的什烙可以看出,父母還在田裡沒回來吃飯。我看四周沒人,急忙從窗台口的單磚下摸出鑰匙,進了門。翻找到考卷,非常高興,立即開鍋,從鍋壁的溫度,我感到飯是早上就燒好,已不太熱。裡鍋的湯是昨天剩下來,下田前再熱的。
我盛好飯,打開竹櫃,一盤鹽菜還沒動,兩塊肉在最上面,我急忙夾起一塊放進嘴裡,扒口飯吞了下去,又伸了一筷,伴著大口飯,第二塊肉嚥下了肚,那滋味真好,比蒸的飯好吃多了。吃了幾口,我又盯上了鹽菜盤,找肉吃,夾起一筷子,沒有肉,又夾一筷還沒有,不可能,我扒開一側沒發現,換一側還沒有,尋遍整個盤子,始終沒發現還有第三塊,我驚呆了,喉頭隱隱如刀割般難受。cloud iaas
posted by cocolung at 13:36|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4月24日

您將您可以給予我的東西都給予我!

媽媽,您辛苦了。您為我付出的實在太多太多了,就像海灘上的沙粒一樣多。當我呱呱落地時,你就毫無怨言的擔當母親的責任。當我第一次牙牙學語時,你的眼睛裡頃刻間閃爍著激動的淚花。小時候我天天吵鬧著讓媽媽給我講故事,於是媽媽不知疲倦的給我讀書,一講就是幾個小時,直到我進入甜甜的夢鄉升學準備


是媽媽讓我愛上了讀書,從讀書中我讀出了做人的道理,分清了人世間的善與惡。開啟了我智慧的大門。媽媽你是我第一位啟蒙老師。每天晚上你都無數次起來給我蓋好被子,而你卻從來都沒有睡過一個踏踏實實的覺。


轉眼間我就到了上小學的年齡。在這五年裡,你費了多少的心血,你的愛是多麼的無私與偉大。每天早晨媽媽都早早起來,給我準備可口的早餐,全然不顧自己的疲勞,當我已經呼呼大睡時,媽媽卻沒有一絲睏意,難道媽媽不累嗎?不,是媽媽在為我著急操心。


媽媽您太偉大了,您將您可以給予我的東西都給予我。您對我的愛如春風輕柔,讓我深深的感受到母愛。您的愛不是掛在嘴上的。而是實際上的默默無聞的關心我,關愛我。您的生日快到了,您日漸消瘦的面容,我想到您日日勞累時,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但是哭是沒用的,我一定會好好讀書,將來考上好大學,找到好工作,我一定不會忘記您的,我知道,光用嘴說是沒用的。用行動來證明一切才是對的,您打我,您罵我,我明白,您都是為我好,我和您頂過嘴,那是我錯了,是您不得不使出最後的武器,那就是打,媽媽,我不恨你,話說“打是愛,罵是親。”嘛!以後我再也不頂嘴了。不讓您的頭髮變白了,長大後,我一定要讓你享清福。在晚上,我複習的時候,您給我遞來一杯暖暖的白開水,晚上,我睡覺的時候,您替我蓋好被子香港菲傭公司


我生病時,您更是忙的不可開交,您一邊裝水,一邊遞藥,然後用濕毛巾給我敷上,再不行的話,您就背我上醫院。我十分感動。


我知道媽媽是想讓我過得更好,可你也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啊!不要太勞累 apple CEO Tim Cook,
posted by cocolung at 17:28|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3月24日

The feature is unfortunately

The feature is unfortunately a bit confusing. You’ll see the Super Heart icon while watching broadcasts. Tapping it opens the Super Heart store, but first you’ll have to buy a bunch of virtual “coins,” starting at $0.99 with packages ranging up to $100 Managed Private Network
. Then you can buy three different kinds of Super Hearts with these coins, ranging from cheaper basic hearts covered in plus signs, to a bubbly and sparkly mid-range heart, to the most expensive ones that give off explosions and feature your face in the center. You can then send these hearts by tapping across any broadcasts you watch. For example, $0.99 gets you enough coins to send roughly 30 of the basic Super Hearts.

Sadly, the feature could exclude lower-income viewers as there’s no way to earn coins, unlike in many games that sell virtual currency but also let users grind to earn it free.

When users send the Super Hearts they’ve purchased, they’ll show up more prominently on the broadcast than free hearts that users can already send. The people who send the most Super Hearts during a broadcast are shown on a leaderboard, which other viewers can watch in envy or broadcasters can check to see who to shower with love on camera. For now, you can only buy and send Super Hearts from Periscope, though you’ll see them if you’re watching a Periscope broadcast via Twitter Interactive Table .

For every Super Heart a broadcaster receives, its coin value is added to their “star” count that appears on their profile. Once broadcasters have $175 worth of stars (around 185,000 stars) accrued, they can apply to join Periscope’s Super Broadcaster program. If admitted, they can cash out their star balance for real money via ACH transfer at the end of each month. If broadcasters don’t want to squeeze money out of their fans, they can turn off receiving Super Hearts.

Regarding the fee structure and Twitter’s revenue share, Periscope’s Sara Haider tells TechCrunch:

“We created Super Hearts for qualified broadcasters to monetize their content, and our objective is to learn from and iterate on this program to help them realize the most earning potential. After standard fees from in-app purchases and payment processing, broadcasters will receive around 70% of the remaining value. Changes in fees and foreign exchange fluctuations means that the effective percentage can vary.”

You might feel like this is all a bit baffling, with coins buying hearts that earn stars that are redeemed for money. That’s because it is. Users and broadcasters may be hesitant about the feature because it’s so hard to understand how much you’re paying or how much your favorite creator is getting wine buff.

But for some mega-fans, the ability to show up prominently in the comments and leaderboard of their favorite broadcaster, or even get thanked by name, could be enough for them to wade through the virtual currency mathematics necessary.


posted by cocolung at 12:43| Comment(0) | 不怎的美好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3月12日

一望無垠的草原让人心矿神意!

我更喜歡一望無垠的草原。油亮的草,不僅洗乾鞋底的灰塵,而且讓你踩到別人後,自己會滑倒。小小的我,只能跟在大人身後走,怕被深處的草扎到下巴。草叢中會偶爾蹦出一隻癩蛤蟆,或者是“三特拉”,其結果是,我被直接嚇哭。滿山的野山杏,多到麻袋也裝不完,曾經能吃1斤山杏的我,現在回想一下,都會酸得渾身哆嗦。
展開草原的畫卷,首先入眼的婚姻介紹所,一定是告F,而且是滿眼告F。但僅僅有告F,那草原就是不完整的。最浪漫的妝點,便是那些白的、紅的、粉的、黃的、藍的、酷I、橙紅的、絳紫的、靛藍的形態各異的野花,真正是奼紫嫣紅,這是我的摯愛。有含羞低頭的薩日朗、圍抱成團的火柴花(我們孩提時代的叫法,其實是狼毒花)、昂首向陽的小鳥花、盡展嬌豔的野罌粟、香氣幽微的鈴鐺花… …還有很多叫不上名字的花花草草,星羅棋布地舖滿整片草原。
喝著山間汩汩清泉里湧出的潺潺泉水,極目遠眺,尋找“風吹草動”後的蘑繭氈B如果發現了,那今天就是大豐收了,肥美鮮嫩的草原白蘑,必須收入囊中。
那時候,沒有見過精心堆砌修繕過的敖包,但因為牧民對“騰格里”(天神)的尊崇以及草原游牧的生活習慣,使一個簡單的石堆,都能完整保存若干年。每每看見,我會盡量搜尋幾塊形狀大小合適的石頭,放在上面,算是入鄉隨俗。
  令人望而生畏的,是牧民殺羊。草原上的獵手刀真是很準,准保一刀斃命,而且還不流血。扒皮割肉的現場味兒真的很羶,羶到摀鼻子;掏出內臟時,還能看見肚子裡的青草。簡單清理後便扔進鍋裡,灶下燒著牛糞,灶上的大鐵鍋就咕嘟著……在諸如老爸等一類“吃貨”心中,此餐堪稱天下第一美食。
我眼見的威尼斯旅行,應該算是純正的手扒羊肉了。肉是用洗臉盆般大小的鋁盆裝的,而且冒著熱氣,沒有太小的塊頭。表面看起來,肉嫩油香,其實這肉最多8分熟。因為能看見撕開一塊肉裡帶的血絲。在我看來,真是難吃得很,可是桌上的食客,此刻似乎都顧不得身份、風度,雙手齊上,呲牙咧嘴、搖頭晃腦地撕著骨頭上的肉。我想,這隻羊的上輩子,一定是人民的階級敵人,今生來贖罪了。在給人們飽嚐美味的同時,也給人們提供了酣暢淋漓的情緒釋放。酒足肉飽後,桌上出現了羊肉粥和羊雜湯−−原湯化原食。
因為我不喜歡吃羊肉,所以不喜歡那個味道,但是很喜歡切盤腸的那個小刀。這個工具,也在度假村興起後才發現的,很精緻。那時候,我的想法是用它來削鉛筆,那是極好的。
那時每次去草原,因為目的不是羊,所以,最多吃上兩塊奶豆腐,上桌後最多吃點白菜、黃瓜什麼的,連奶茶都不喜歡,但牛奶是一定要喝的。那時候康泰旅行團,如果知道市場上的牛奶摻水,會慢慢演變成水摻牛奶,我一定每次都把自己的胃裝滿,就像《人在囧途》裡的牛耿。烏日末和炒米也不喜歡,因為小時候不喜歡吃小米,可能讓炒米也跟著受了牽連。
posted by cocolung at 13:20|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広告


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

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

・記事の投稿、編集をおこなう
・マイブログの【設定】 > 【広告設定】 より、「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 の 「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