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1月16日

那是2013年的最後一天的晚上

那是2013年的最後一天的晚上,馬上要到14年了、就在這最後的幾個小時裡,我在遊戲裡遇見了她。
  
她在那裡靜靜坐著,緊皺的眉間可以看的出在想事,我就那樣靜靜的陪她坐著。我也不知道多久、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想的事結束了、發現了我。問我:你怎麼不去玩在這裡做這幹嘛。我說我被你眉間的憂愁給吸引了。
  
故事就這樣開始了,在聊天的時候她的話是那麼的風趣,讓我久久不能離開。就這樣聊著天,這時我說了句沒人陪你從13到14,就讓我來陪你度過吧。時間就在我們聊天過程中一點一點過去了,當13年最後一秒的時候想跟她說句謝謝你陪過度過這個有意義的節日。
  
可是戲劇性的事情發生了,遊戲掉線了。我趕緊上來看她還在不在。當我上來游戲的時候我不知道怎麼找她,這時我收到她的私聊、我過去找她了,想跟她說聲對不起,沒陪你度過這個1314、她說沒事她也掉線了。這個就是遊戲給我們的新年禮物;
  
然後彼此聊了起來,也許是被彼此的故事吸引。也許是兩顆寂寞的心在這時有了悸動、就加了彼此的QQ。我們就這樣白天說話晚上說話到凌晨2點都沒睡意。
  
照片裡的我是那麼的醜,但我還是鼓起勇氣給她發了過去。她說了句;還行不帥。
  
當時我摀住嘴,眼淚不爭氣的掉了下來。我問她也要了張照片,照片裡的她是那麼的漂亮那麼的好看。我沉默了
  
直到半小時後,我給她發了個消息,內容是;你為什麼要長的漂亮,我情願你長的不好看,她回了個;好吧我的錯。
  
我知道自己配不上她,醜的人應該好好的躲起來,為什麼要出來嚇人。看著她在線個QQ我始終提不起勇氣給她說話,她也不說話,她的沉默說明了一切。
  
  我不知道要怎麼做、心裡很亂。
posted by cocolung at 17:46|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3年12月18日

Trainline now gives you real-time train information in France

Trainline’s European service (formerly known as Captain Train) is becoming your one-stop shop for French trains. The company has partnered with SNCF to get real-time data about trains, delays and your current location. You had to use SNCF’s official app before to get this kind of information Private Network.

If you’ve used Trainline to book a ticket before, you know that the app can alert you to tell you the platform of your train. But there was no way to check if your train was delayed or canceled. You had to look at the billboard even though your phone is probably more powerful than the billboard in your train station.

Alternatively, the SNCF app displays this kind of information but doesn’t let you book a ticket − you have to use Voyages-SNCF or Trainline to buy tickets. But nobody wants to deal with two apps Pretty renew 呃人.

SNCF now has an official API and has released a ton of open data. Former digital minister Axelle Lemaire forced public administration and public companies like SNCF to share key data under an open data license. So Trainline took advantage of those APIs and data for its own apps.

And if your train is on time, you’re still going to see the difference as you’ll be able to see the next stops, how long you’re going to stop and your current position. The company says that it wants to display real-time information in other countries.

In other news, Audrey Détrie is now Trainline’s country manager for France, Belgium, Netherlands and Luxembourg. This is a brand new position. Détrie is going to promote Trainline and represent the company 中醫針灸.
posted by cocolung at 18:26|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3年12月16日

我想让你带我去飞翔

  我平時上網很少看電影,因爲每次看壹部電影對我心靈都觸動很大。看到悲居結束的電影,會讓我心情特別失落,因爲我感覺到電影中的主人公太命苦。看到喜居的電影同洋也會讓我心情失落,因爲這洋的電影讓我感覺自己在生活中是如此孤單。雖然我知道電影中的故事情節都是假的,但是電影的題材是源于現實生活。現實生活雖然和電影故事情節相差很大,但是難免會有壹點點相似之處。
  前幾天,我在網吧上網,看了壹部《穀ヶ》的微電影,這部電影內容有點滑稽,也十分感人。這部電影內容對我的心靈觸動非常大,我感覺這部微電影中的故事非常貼近現實生活,雖然我沒有經曆過那種奢侈糜爛的生活,但是我能夠想象部分有錢人的生活是多麽的奢靡。我也能夠想象那些拜金女會爲了追求滿身名牌和奢侈品去做出的巨大犧牲。也許她們小時候的境遇都不怎麽好,因爲這種不好的境遇受到過各種辛酸的磨難,受到過很多人的侮辱和歧視。所以,現在她們長大了,憑著壹張花容月貌的臉蛋,憑著自己阿娜多姿的身材,可以通過各種方式和途徑去接觸那些有錢人的生活,引誘那些富有的公子哥或者去躺在比自己父親年齡還大的人的懷中。過著自己以爲很有尊嚴,很有面子的奢侈糜爛生活Pretty renew美容
  這洋的生活也許並不是她們想要的,她們也許很想找壹個年輕和自己差不多的普通男生談壹場唯美的愛情。也許她們是被那些普通的花心男生抛棄之後才選擇了這條路。也許她們是爲了獲得以後能夠衣食無憂的經濟資本而選擇這洋的犧牲。也許是她們想報複曾經抛棄她的男友而選擇這洋的路,想通過這洋奢華的生活向對方證明,跟著他生活得跟窮鬼壹洋,要啥沒有啥,哭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離開他就變得穿金戴銀,每天可以自由出入所謂“紙醉金迷、燈紅酒酷I高檔、大氣、奢華”的場所。也許她們選擇這條路的原因有很多,也許她們天生就向往這種奢靡的生活,或許她們家庭根本不是那洋的貧窮,或許她的過去從沒有受到過任何磨難,這些都是她們根據自己愛好,心甘情願地去選擇的。總之,我能夠感覺到每壹個女孩背後都有自己的故事。故事也許很完美,也許很殘缺。這都讓她們選擇了壹種不爲外界人所理解和接受的生活方式。
  對于那些即將步入或者已經步入社會的女孩子來說,選擇壹條永遠都不後悔的路很重要。也許小時候妳受盡了貧窮的折磨,甚至眼睜睜看到親人因爲經濟條件差看不起病而離開人世。但是我相信只要妳後天去通過自己的勤奮去慢慢努力,悲居就不會再重演。也許妳經曆了愛情的挫折,遭到前任男友無情背叛,讓妳覺得心中的傷痛永遠無法去愈合。這只能說明妳遇到了壹個錯的人,妳不能完全怪他,妳也要怪自己爲什麽那麽傻,會選擇這洋花心的人。其實是妳遇到真正這合妳的那個人,也許他很富有,也許他是壹無所有的窮屌絲。也許那個人就在妳身邊每天默默地關心著妳,只是妳忽略了他的存在而已。只要妳用心體會生活,妳遲早會找到那個真正愛妳壹生的人史雲遜有效


  社會的確很現實,但是現實中也會遇到真愛,總有壹個男生會在這個世界的另壹頭苦苦地尋找妳,他的目光每天都在茫茫的人流中搜尋,生怕把妳錯過。也許妳根本不知道他在找妳,也許妳根本感受不到他期待妳出現的那種煎熬。他或許曾經和妳擦肩而過,只是妳沒有發現,他也沒有意識到妳會成爲他命中注定要尋找的那個女孩。他無數次想象著能夠和妳壹起在生活中經曆美好而又浪漫的時光。他曾想象能夠和天使壹洋的妳化作美麗的蝴蝶,自由自在地飛在美麗的花叢中,時而嬉戲纏綿,時而妳追我趕。就這洋永遠相依相伴永不分離牛欄牌回收
posted by cocolung at 16:40|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3年12月10日

這就是獨處的時光

當你在不經意間,在似曾相識的光影下,懷想起似曾相識的感覺,然後目光變得柔和,嘴角不自覺地輕揚,左心房滿滿的、暖暖的,像是季節裡的第一陣暖風滑過心間,這就是獨處的時光。
胡菁霖
  
  週日清晨,五點五十分。習慣了在校日子的早起,在家自然也不想ョ床。於是早早地起了床,因為期中考的緣故,心裡總還剩些回不去的困苦愁煩。於是萌生起一個念頭:好像去屋頂走走。下了樓,走到伯伯家,打過招呼後便直衝屋頂−−那個我童年及現在都愛獨處的地方。
  
上了樓,知道這麼早爺爺肯定還沒睡醒。於是腳步輕輕的走,手輕輕地推開那早已被歲月雕刻得陳舊的木門,我動作極輕,卻不料門“吱扭”一聲響。伯伯家是裝修過的,但住四樓的爺爺卻不願意屋子被重修,覺得這樣很好。我也一直不懂爺爺的心思。走出門,便是屋頂的陽台,比一般人家的都要大得多。 (ps:六年前,我從現在伯伯的家搬到了新家,兩家卻距離很近維他命C,僅幾步之遙。)
  
初冬的早晨,陣陣冷風吹過,給季節留下一抹清涼,給心境留下一份寧靜。天剛濛濛亮,從這忘下看,商店都還關著門,僅不遠處的幾家麵店燈火明亮。冷風掠過,不禁打了個寒顫,便更蜷縮了身子,偶地低頭,看見了一盆盆栽。顯然是許久未被人記起,也包括我。那可是我童年的樂園啊。小時候,學校做實驗下發的各種種子,我都回拿來種在這,曾經還天真地以為自己可以收穫一大顆蘋果樹與遍地的西瓜。兒時的夢想,如今的荒涼。自從六年前搬家後,便很少來此。但幸好,它還在,一些回憶還殘留,它證明了我曾經在這的往事,播種夢想。劉亮程曾說:我走的時候,我還不知道曾經的生活有一天,會需要證明。此刻,卻感同身受。是真的,我真的曾在這裡很多次埋下種子;我真的曾在這裡很多次折起紙飛機然後向別人家的屋頂飛去;我真的曾在這的圍牆上用尖銳的小石頭刻下自己的名字,即使筆順不對,寫得又不漂亮……這一切回憶,在此刻湧現。頓悟間,也似乎懂得了爺爺的心思。這地方,是我和爺爺今生今世存在的證據啊!於是我一個人,獨處屋頂,享受“美麗的風景”svenson 史雲遜……
posted by cocolung at 16:40|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這就是獨處的時光

當你在不經意間,在似曾相識的光影下,懷想起似曾相識的感覺,然後目光變得柔和,嘴角不自覺地輕揚,左心房滿滿的、暖暖的,像是季節裡的第一陣暖風滑過心間,這就是獨處的時光。
  
  −−題記
  
  週日清晨,五點五十分。習慣了在校日子的早起,在家自然也不想ョ床。於是早早地起了床,因為期中考的緣故,心裡總還剩些回不去的困苦愁煩。於是萌生起一個念頭:好像去屋頂走走。下了樓,走到伯伯家,打過招呼後便直衝屋頂−−那個我童年及現在都愛獨處的地方。
  
上了樓,知道這麼早爺爺肯定還沒睡醒。於是腳步輕輕的走,手輕輕地推開那早已被歲月雕刻得陳舊的木門,我動作極輕,卻不料門“吱扭”一聲響。伯伯家是裝修過的,但住四樓的爺爺卻不願意屋子被重修,覺得這樣很好。我也一直不懂爺爺的心思。走出門,便是屋頂的陽台,比一般人家的都要大得多。 (ps:六年前,我從現在伯伯的家搬到了新家,兩家卻距離很近,僅幾步之遙。)
  
初冬的早晨,陣陣冷風吹過,給季節留下一抹清涼,給心境留下一份寧靜。天剛濛濛亮,從這忘下看,商店都還關著門,僅不遠處的幾家麵店燈火明亮。冷風掠過,不禁打了個寒顫,便更蜷縮了身子,偶地低頭,看見了一盆盆栽。顯然是許久未被人記起,也包括我。那可是我童年的樂園啊。小時候,學校做實驗下發的各種種子,我都回拿來種在這,曾經還天真地以為自己可以收穫一大顆蘋果樹與遍地的西瓜。兒時的夢想,如今的荒涼。自從六年前搬家後,便很少來此。但幸好,它還在,一些回憶還殘留,它證明了我曾經在這的往事,播種夢想。劉亮程曾說:我走的時候,我還不知道曾經的生活有一天,會需要證明。此刻,卻感同身受。是真的,我真的曾在這裡很多次埋下種子;我真的曾在這裡很多次折起紙飛機然後向別人家的屋頂飛去;我真的曾在這的圍牆上用尖銳的小石頭刻下自己的名字,即使筆順不對,寫得又不漂亮……這一切回憶,在此刻湧現。頓悟間,也似乎懂得了爺爺的心思。這地方,是我和爺爺今生今世存在的證據啊!於是我一個人,獨處屋頂,享受“美麗的風景”……
posted by cocolung at 16:40|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3年12月04日

人生如茶

一直以來都很喜歡茶,儘管小時候茶於我是種奢侈品。十幾歲進廠,就與茶結了緣,當然茶葉是不用買的!每年都發,最多的是黃山茶,也有蒙山茶和敘府茶,平武北川茶亦有!一般我只留下穀メC花茶基本上送人了!原因嘛!只愛穀ヰエ香也脫髮!

喜歡用透明度高的玻璃杯,放上茶葉,看她們在杯子裡舒展開來,浮浮沉沉,茶香漸漸四溢,沁人心脾!輕啜一口,滿心清爽,恍惚已身在青山告中了,心曠神怡。

人生如茶,其中滋味,初時很淡,之後微苦後是清香甘洌,回味無窮;之後則云淡風清!茶之三味亦人生三味。而我,對穀ヰ・情有獨鍾。對花茶紅茶一般是遠離的,昨年一時興起買的花香普洱,勉強飲完便再未買過了!

茶如人生,有幾句歌詞委實動人心弦:千年寂寞,風乾成一捻古茶,誰能分辨哪是茶葉哪是茶花?或許心有靈犀的人才能看透她,這心有靈犀的人在哪?千年寂寞,風乾成一捻古茶,泡開她需要多少春秋冬夏?或許萬種柔情才能泡開她,這萬種柔情出自誰家?是的!不泡也罷,泡得開唐詩宋詞泡不開秦磚漢瓦;泡得開暮鼓晨鐘泡不開亦路風沙!最後還是獨在天涯的蒼涼!真的能心似古井水?真可以做到隨雲卷雲舒花開花落而心無牽絆svenson史雲遜護髮中心讓您轻松有效告别油头?



  咖啡卻是不一樣的感受了。倘若是不加糖和伴侶,即使是聞起來特香濃,入口也會讓你眉頭緊鎖;加一塊方糖一勺牛奶,不用加咖啡伴侶滋味也不錯!人之一生,是甘苦相隨的,春有百花夏有月,秋有涼風冬有雪,今古皆是如此!別說累了別說力不從心,為自己加油! 讓歲月如歌!讓日子花一樣綻放!

茶香與咖啡香,人生二味,用一生去品。醉於茶香中,醒在咖啡味中,一切,沉澱於心
股票貸款!
posted by cocolung at 16:26|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3年11月13日

歲月細筆刻,濃墨潑流年




歲月似夢如煙,在流水匆匆的舊時光裏,指撥著悠揚的離去,輕踏著流年遠逝的歌謠,讓故事最終舊夢難尋。那些總怕被覺醒的過往,在回憶不經意的指尖,時常描摹著斷章殘頁下,無法遮飾、而卻被緊扣在心門的絲絲情愫。無論流年是多麼的熏醉,憂傷好像在欲睡的記憶中臆想,似乎總是處於一種沉醉的現狀,最終抵不過筆酣墨影下,生命無可替換的輪回,任我潑墨如畫,亦不過池硯影沉。

淡看世俗,浮塵昔今。無論我身心是如何的乏倦,那些走過的日子,成為歲月中,流年裏,一段再也回不去,也無法回首的往昔。在滿目滄桑的傷痕中,刻就了往昔的繆想,無法拋去的成熟,就是在曾快樂的臉上,再也找不回往日的微笑。這種飽經風霜的模樣,怎能逃避歲月的老去,流年的蹤影。好像繁華落盡的所有,那般醉知煙霞,心事浩茫的映入夢鄉的孤獨中,蕭條的流雲,朔風眠安。

萬縷情思,如煙散去。曾多少次,一再讓那些感動心間的愛,用漠然的姿態,學著去珍惜,而最終的不言然許,離去的是那麼痛,讓未曾怡情的心,含顰在孤寂深處,泛起一片悲傷的漣漪。殊不知我們離載了許許多多的故事,只是最後的我,也不是你的誰,敢問今生此去,何期再續姻緣?歲月無法退痕的逝去,緬懷了流年中的多少自悲自歎。或許;只能把散去如煙的情思,深藏在隱憾的紅塵往事中牛栏奶粉召回

潸然流語,多少歲月往事,遊思在寂寞的清歡裏,不思量,自難忘,輕指彈笑成往昔。心碎的落幕,逝去歲月,難抵時過境遷,光陰中的片段,是細筆刻下的深匿,流連在感傷的夢都裏,多愁的心在生命的長河裏,斷續訴說著不知歸途的流年敗落,彰顯著青春遠去的離合憂傷,散發的光芒在靜好的光影裏,撫慰著蒼涼的懷念,多少淚落無聲,殘缺而不完美的告端,縈懷感慨的成潑墨勾勒的流年過往。

淚瀟雲斷,客墨流年,春華秋實攝S涼,紛飛雙鬢落風傷。無數次在懷想的思緒裏,尋找年華縱居的深徑,洗滌在細數的時光裏,是那些走過的風景,用哀愁淚泣,挽留著風蝕殘花的落寞。時光或許很長,而歲月卻一再蒼老,擱淺了年華裏曾懵懂的憧憬,起筆揮墨青春不再來,斷雲掀風空夢折疊。孤獨裏的不期而遇,總是驚擾起悲傷的自酌,無數關於歲月刻畫,就是在細筆潑墨的流年,蔓延了碎去,遙想的未來。

執筆安臥,墨醉素箋。當風輕雲淡,看淡得失的生活,再也尋不到乏味的疲倦時,夢的未來,是否依舊歸鴻。人生過多的坎坷,多舛與歲月的崢エ,夢空遐思的凝望,跋涉在日月驟雨中,而風姿煙雨,不過潑墨歎流年。運筆抒懷,莫問時光枉年少,只怪韶華別易不青春,漫卷詞句醉春秋,何須揮毫寫憂傷。慨歎在風塵世事中,演繹的物是人非,亂侃了無法傾杯的心扉,不管它世事紛爭,讓萬事隨緣。

往事不眠,寂寞孤斟。時常總會在夜深人靜時分,回憶起曾經血淚不風乾的痛楚,也讓思念在悄然的心田,聆聽那被歲月荒蕪的過去,萬般愁緒,無不讓回憶傷透揮不去的淚痕,過多的遺憾爛漫的舞遍了幾行遣詞斷句。歲月恐慌的笑臉,我該去怎麼回想一段走過的青春年華?曲折蹉跎,追夢譜寫,無奈的事往往在生活中沉澱,太多的身不由己,悠悠成歲月的舊夢,唯有潑墨蘊筆,情歸碎染漫流年牛栏奶粉2013最新事件



歲月長河空落寞,多少落花謝千姿。花念兮、姿羞影,清晰的筆跡,寫下對思念淒調的淚唱。傾歌相思,暮晚雲歸的天空,是否你曾也會想起我?你的笑顏如花在我的回憶裏縈回,關於你百轉愁腸的心音,掠過記憶的時空,風拂在想你的滄海盡頭?塵世間人事兩茫茫,歲月裏錯過的刹那,輕輕剝落成流年的古今,所有的最後,終不過塵埃落定。而我逸筆幽城池,墨痕寸斷心。愜意深懷的譜曲,風醉了歲月,被吟箋的紙張,夢筆墨點成弦書牛栏奶粉最新事件
posted by cocolung at 10:17|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3年10月09日

有些人早已不在





沒有人知道這條小河起源於何處,他記事有的時候就喜康和堂歡這裏,他想,這水也一定流向大海。

他還喜歡沿著河岸向上走,那裏有一泓清泉,很甜。

家就在山腳下,不遠,他每天早上和傍晚都抱著書到這裏,心便是寧靜的,母親的喚聲總是在山谷裏繞來繞去,久久地不散去,他努力的呼吸新鮮的空氣,然後向山下奔去,母親正往那間簡陋的屋子走去,有點蹣跚,他突然就想起了朱自清的《背景》。

已經是五月了,離高考還有一個月,他想,自己的前方究竟康婷清脂素是怎樣的呢,要為著母親,妹妹,父親……想著想著就累了。

夕陽把小河染成了橘色,也給他披了件彩衣,看書入神的時候,妹妹來了,臉上掛著淚,不啃聲,他抬頭,笑了,怎麼了!來 ,坐下,跟哥哥說女裝短袖T恤

妹妹搖頭,沒有。

他說,為什麼呢,那怎麼就哭了?

妹妹坐下,娘說,我不能再讀書了,她看著遠方,迷離的眼神,他的心一下子就痛了,妹妹又說,哥,你要去城裏讀書嗎?滿眼的渴望!

他摸摸妹妹的頭,起身,拉起她的手,一個12歲小姑娘水汪汪的大眼睛,他躺在床上,淚水濕了背子,也濕了自己的心。

原來貧窮就是這樣,一種活生生的疼痛,牽著一個18歲躊躇滿志的男孩的心。

考上了又怎樣,昂貴的學費又會壓在母親的心頭,壓在父親已經微駝的背上。于心何忍。

一個徹夜未眠的夜晚後,他決定了,有時候放棄也是成全,為了一個男人的責任。

高考的時候,他在小河邊坐了兩天,想起了母親的哭泣,父親的大罵,可是這些已經毫無意義,他的渴望,就這樣……被壓在了心裏

他在泉水邊寫下兩個字:秦默
posted by cocolung at 17:36|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3年10月07日

記憶中的那雙眸依舊閃耀

我再次回到記憶中的故鄉,已是三年後。
同那日一般,陽光明媚、風光靜好、隔離了城市的喧囂,還帶著一絲淳樸的氣息。
那棵香樟,仍矗立陡峭的斜坡上,山坡下的大石,還刻著我當年留下的印記。這裡的空氣,一如曾經沁人心脾,這裡的自然,仍能洗滌我被污濁的心靈,這裡的親人還是和藹可親,這裡的天空似是當年的湛藍。
一切的一切,仿佛沒有變,只是時光荏苒,我們變了。
曾經看到過一句話:當你開始喜歡回憶的時候,說明你已經老了。也曾經有不少人問過我:“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你最想回到曾經的哪段時光?”若讓我說,那麼最美好的時光應當數六歲之前的童年吧。可猶記得當時我對她說:“如果可以,我不想回到過去。”
是的,我怎麼會想回到過去。即便曾經再美,也並非等同於現在,物是人非事事休,我想李清照當時道出這句話時,已是滿目的蒼涼吧。
很久很久以前,當我第一次聽到美人魚為了王子最終變為了泡沫就感到了傷心,又可憐美人魚的不值得。現在的我,再次聽到這個故事,卻沒有了什麼觸動,只是覺得王子很可憐,永遠愛錯並錯失了最愛自己的人。
很久很久以前,當我第一次聽到白雪公主被老巫婆害了之後,總是很痛恨巫婆,感到那七個小矮人真是善良,還好有他們,最終王子才能遇到她。現如今,我總在想,這個故事究竟想講什麼呢?主角是王子與公主還是七個小矮人?那個巫婆年輕的時候不也曾是少女嗎?為什麼會變壞呢?不想則以,一想卻沒了尾。
很久以前,我來到這個沒有記憶的故鄉,只記得一雙明眸如星辰般閃耀,皮膚略帶古銅,很是好看。而最吸引我的,確是不嶄新而乾淨的略微發白的白襯衫。可笑吧?白襯衫本來就是白的,怎麼會略顯白呢?可當時的我就是這樣想的,或許是他洗得太乾淨的緣故,每天他的衣衫都有這淡淡的肥p味。我喜歡極了,比化妝店亂七八糟的香味好聞多了。
我總想,他就是那種傳說的王子嗎?長得帥帥,衣服白白淨淨,學習又好,上天怎麼能製造這麼完美的人。
他就是老家鄰居的孩子,即便不是城市,和我在一起時,他只說普通話 ,即便有些發音並不準確,但聲音一如既往的好聽。這難道就是孩童時代的喜歡嗎?
當時的他多大了呢,或許十一二歲或許十三四歲,可我也只是八九歲的小屁孩而已。自然而然,當我回到家,彼此也基本不聯繫。我們只是曾經相遇過的路人,在茫茫人海中,彼此多了些緣分罷了。
只是那發白的白襯衫,永遠記在了心中,即便我已模糊了他的模樣。
或許記憶真的美化人,或許長大後審美觀的改變,再次回去看到他年少的模樣,也沒有記憶的帥氣,我總想試圖從照片中找出破綻,可惜無果而終。
所以說,我不會回到過去。我害怕記憶中的美好都是自我的美化,也害怕記憶中的醜陋再次喚醒我的悲哀。
故地重遊,感慨甚多,想起故地重遊後的幾年後的現在,我又怎麼了。
我困了累了睡著了,卻竟然夢到了快要忘記的他。
記憶中,仍舊雙眸閃耀,穿著發白的白襯衫,對我忽然笑了笑,陽光下射,你的面龐有些模糊,尚未反應,你已拉著我去了那棵香樟所在山坡,講起了我聽了不知多少遍的美人魚和白雪公主。
posted by cocolung at 17:55| Comment(0) | 日記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3年09月19日

有這樣的一個節日



  意中認爲,在諸多的節日裏,中秋節系除了春節以外最重要的節日。理由有三:壹是中秋節有壹天法定的公休,是舉國上下達成共識的節日;二是中秋節是民間被譽爲阖家團圓的佳節,所有家庭都以這個節日爲團聚的標識;三是中秋節是走親訪友的重要節日,也是傳遞友情、親情的季節。除了這些,中秋節因爲與“十壹”國慶節相鄰,有時近到只差壹兩天而被與國慶節壹同慶祝,而國慶節做爲壹年之中春節外的唯壹長假而被國人所期盼著。很多次國慶、中秋休假的時間甚至比春節還要長,而被國人稱爲“黃金周”。而中秋處于秋高氣爽的收獲季節,氣候宜人亦使人感觸良多,休養生息的良機優于春節而被推崇。
  小的時候,意中同時期的孩子們管中秋節叫八月節,或八月十五,甚至是直接稱呼其爲月餅節。所謂月餅節,當然是到了這個節日就能吃上月餅了。孩提時代的月餅,主要是老鼎豐糕點廠、勝利糕點廠、回民糕點廠生産的月餅,售價統壹爲八角五分壹斤,需要半斤量票。也就是壹角七分、壹兩量票壹塊,足足有二兩重。但並不是有了錢與量票就能隨便買到的,平時沒有賣的,惟有到了臨近節日,副食品商店的糕點櫃台才開始出售。但要記住,還有壹個附帶條件,還要憑每護壹本的副食購物證購買的,並有嚴格的規定,或每護二斤,或每人壹斤。否則,只能用錢與量票購買翻毛月餅了。所謂翻毛月餅,也就是那種與傳統月餅大小相仿,外表面壹層壹層、酥酥的、白色的、也是用作月餅的餡制成的外酥有餡的,姑且稱爲月餅吧。有壹件事,意中至今想不通,就是用料相當,同洋大小,功能壹致,且制作工藝明顯複雜的翻毛月餅,爲什麽可以敞開供應,而月餅卻要憑證定量供應呢?這當然不是純出于物質緊張考慮而爲之的,是否就如同那個時代每年除夕晚飯前,學生要到校吃糠與雜面混合而蒸的大餅子,俗稱憶苦飯的舉動壹洋,要銘記這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這壹點意中不敢確定,也無法確定。
  壹護二斤月餅的時候,每個家庭成員能分到個人手裏的,也就壹兩塊月餅。有條件的,再買上二斤翻毛月餅,也就嘗嘗月餅,這個節日也就“糊弄”過去了。有幾年翻毛月餅也壹度脫銷,只能拿桃酥頂替月餅享用了。記得二姐當時正與二姐夫處對象,這洋重要的節日彼此登門看望老人是必須的,而禮品亦是必須拎的。成瓶的白酒有錢買不到而只能選擇純度極低,介于白酒與果酒之間的那類“僞”白酒,像洋的月餅無法買到而用桃酥替代,這個節日怎洋走動?真是難爲那個時代的成年人了。
  少年意中的記憶裏,並沒有多少與中秋有關的記憶。細想起來,處于物質匮乏年代的人們,所有的記憶仿佛均與吃有關,而忽視了永遠不變的藍、白、黃的穿戴。而幾枚月餅及晚間的壹頓大米飯和少許的幾兩豬肉炖的壹鍋菜,並不能喚起什麽美好的回憶。而與中秋有關的記憶,幾乎均與國慶節有關。當時,國慶節有兩天的假期,壹般都是國慶當天的10月1日和第二天的10月2日。因爲明天開始可以連續休息兩天了,9月30日就顯得相對輕松而惬意。因爲國慶節開始,每個人均可以多用壹到兩張肉票購買半斤或壹斤的豬肉,也許還可以用別的票證額外買些雞蛋或海魚,而使餐桌更豐富壹些,家裏就有了不同于平時的“富足”,而沈浸在國慶前亢奮氣氛中的人們,就會把這天晚上的飯菜打理得稍稍豐盛壹些,菜裏的肉就會比較多,油水會比較大而顯得很“香”。這幾乎是意中對于中秋、國慶的全部殘存記憶。30日的晚飯,還有飯後迅速融入到大街上歡樂的人群中。這時天已經K透了,街面上所有單位都懸挂著國旗,門臉上方寫著“歡渡國慶”字洋的標,門前或樓頂上,都亮著拉成長串的、五顔六色的燈泡,在只有熒光燈管與白熾燈的年代,能有幸親眼目睹諸多有顔色的燈泡壹同亮起,是怎洋激動人心的,不是那個時代的人是無法體會的。而此時所有的商店都在燈火通明地開門營業,熙熙攘攘的購物人群,更搏Y了節日的氛圍。而此時吃過晚飯的人們壹下子都勇上了街頭,不約而同地歡笑著,彼此調侃著,伴著不時而來的彩車的鑼鼓聲,壹次又壹次地將歡樂推向高潮。
  大約晚九點鍾的時候,江邊開始燃放煙火了,盡管和興路離松花江很遠,但因爲彼時沒有高大的建築物遮擋,仍能清晰地看到煙花的綻放。每壹次升空、舒展、變幻,牛欄牌奶粉都會引發人們壹聲又壹聲的驚歎與歡呼,然後沈寂于等待下壹次的騰空。隨著煙花的此起彼伏,隨著人們的贊歎與振臂,歡樂持續並延續著……。這就是意中兒時對中秋及國慶的記憶。
  隨著社會的發展,物質逐漸豐富起來,票證被取消了,甚至連用了多年的量票都被取消了,現在只要有錢,什麽東西都能買到。不知從什麽時候起,傳統的老鼎豐、回民月餅被異軍突起的米旗、好利來等民營企業生産的産品替代了,並大有取而代之的趨勢,甚至壹度難尋。有些年,意中健在的父母每每到了中秋來臨之際,思念老味道的老鼎豐的青紅絲和回民的川酥月餅,爲了滿足老人的嗜好,意中要專門去道外買回幾斤老鼎豐與回民月餅。這時,米旗、好利來等新産品的包裝業已全部換上專門設計的精美包裝盒,而老鼎豐、回民仍然沿用傳統的牛皮包裝紙,五塊月餅壹摞,用紙包好,上面覆蓋壹張紅色的印刷紙,用紙繩捆邦起來,拎著走。想想也就明白了,有精美的包裝,誰還會選擇古老的紙包裝?油膩膩的月餅壹會就把包裝紙浸透了,壹大塊壹大塊的油漬暴露在外,不要說送人,就是拎著走,也有礙觀瞻。所以說,那時的老鼎豐、回民等品牌,不被替代都不可能。
  月餅的洋式多了起來,可供選擇的余地就大了,到了中秋,家裏的月餅自然就多了起來。
  不僅月餅豐富了,居家的生活水平也迅速得到了提升。到了中秋這天,意中的哥哥壹家會回到與意中共同居住的父母家中,壹大家子人圍坐在壹起,面對滿滿壹桌子的美味佳肴,舉杯暢飲,在共祝佳節的同時,其樂融融地安享天倫之樂。晚宴結束的時候,正是圓月升起的時候,撤去壹桌子的飯菜,把各色月餅、水果用盤子盛著,擺滿了壹桌子,用父母的話說,這就是傳統的賞月。
  盡管吃不了多少,但看著滿桌子的食品,對意中這些從物質匮乏時期艱辛走過的人們,心中有多麽滿足,多麽惬意,並于中感受美好生活的心情,毋庸言表。
  當別人都安心享受這份富足的時候,倒是還沒有上學的意中之子明明第壹次看
posted by cocolung at 12:39| Comment(0) | 牛欄牌奶粉 | このブログの読者にな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